红包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原来我是万人厌 >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李晟斐醒悟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李晟斐醒悟(1 / 1)

“晦气?”程说宁停在他身侧, 垂眸盯着黄小渔,面目表情道, “是在说自己吗?”

他比黄小渔高,所以那么轻轻一垂眸,虽然没什么情绪,却莫名让黄小渔感觉几分居高临下的压迫感。

他仰头看着程说宁,发觉自己需要仰头才能和程说宁对话,后退几步,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我说,听不懂话吗?”

“人话我确能听懂, 其他的话听不懂。”程说宁笑容温浅地说完,绕开他。

黄小渔愣住。

反应过来程说宁的意思是自己说得不是人话,脸『色』登变得可怖扭曲, 对着程说宁的背影喊道:“这人说话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而后他趁机抓住韩添, 晃悠着他的手臂, “韩添, 这种人都出轨面前了,还和他在一起吗?都不说什么的吗?”

他的话让程说宁步伐一顿,猛地回头,目光有些冷厉地质问韩添:“我们什么候在一起了?”

生怕黄小渔说了不该说的,韩添一直在推他,闻言有些恨铁不成钢, 心里不断骂着黄小渔蠢货,面上一阵笑道:“没有呀, 他胡说八道的,误会了而已。”

而后他黄小渔使眼『色』,让他闭嘴:“黄小渔, 别在这里胡『乱』扭曲。”

可惜的是黄小渔并不懂他的眼神,说得更加起劲了。

“我又没说错,之前说他是的男朋友,不是吗?他在都和别人在一起了……我知道了,和他分手了,甩了他是吗?”

黄小渔鼓掌,“甩得好,这种人早就该甩了他。”

徐望知要说话,程说宁拉住他,对他一笑,小声说:“我来,在这里我一下。”

徐望知点点头。

程说宁快步走黄小渔面前,把他所有小表情收归眼底,淡声说:“我没有和他在一起,从来没有。有在这里阴阳怪气,不如多修修这里。”

他轻敲自己的脑袋,温声说:“不然就会像在这样,别人说什么信什么,一点分辨能都没有,这样可不好。”

什么话不带脏字杀伤又大?就像在程说宁说得这些。

明明没有一个脏字,却能拉起人瞬的愤怒。

黄小渔被他这些话气得嘴都歪了,抬手就要程说宁的脸。

早就预料他会这样做,程说宁轻轻往后一退,没有再继续说什么,留下一声淡笑转身离开。

“疯了。”韩添抓住黄小渔,对程说宁解释,“我没说过那些话,都是他自以为的,误会的,和我没系。宁宁,相信我呀。”

眼看着程说宁和徐望知进了一房,韩添瞪大眼睛,赶紧追过。

“们睡一起?不不不,们怎么住一房,宁宁,和我住……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把我的房,我和我朋友挤一房,不能跟他睡一起。”

“和我吗?”黄小渔眼巴巴地凑过来询问。

房门上,里面毫无动静,韩添贴在门上偷听,姿态无比扭曲。

发觉自己这样有多傻,韩添站直身体,狠狠踹了一脚墙,看着黄小渔有些烦,语气控制不住地的暴躁起来:“有什么事,能不能别在我眼前晃悠?真是烦死人还不自知。”

“我不是说了吗,我喜欢,和他在一起不如和我在一起。”黄小渔并不在乎他的讨厌,扭捏道,“没和在一起之前我肯定要在面前晃悠刷存在感。”

“别恶心我。”韩添皱眉嫌恶道。

“因为程说宁吗?”

“什么?”

“因为程说宁才不和我在一起吗?”黄小渔说。

韩添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没说话。

这话直接让黄小渔误会,以为韩添默认,火气一下子上来。

“和他没可能,为什么不可能和我在一起。是不是没了他,就能和我在一起了。喜欢他什么?那张脸?我不比他好看吗?”

韩添上下量他一眼,第一次觉得有人能这么可笑。

程说宁和黄小渔比起来,那真是好看一万倍。

他最后还是没忍住嗤笑出声,说出无情的话,“和宁宁没有任可比,说话之前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怎么那么没有自知之明?”

黄小渔脸『色』一,嘴唇有些颤抖,“就算不喜欢我,也不用把话说得这么狠吧。”

他跺跺脚,转身哭着跑回自己房。

韩添并不在乎他,抬手刚敲门准备说话,就被突然闯过来的保安架进电梯。

“们干什么?”他大声嚷嚷,两个保安并不理他,直接把他送楼下,带出酒店。

韩添又骂了一遍。

保安说:“1206房客人投诉您制造噪音,请客人您不要扰别的客人,这次是警告,下次会帮您直接退房。”

1206就是程说宁和徐望知主动的房,韩添闻言脸『色』像是被翻的调『色』盘变换来,极为难看。

附近没有比这个更方便更好的酒店,他没再『骚』扰程说宁,回了自己的房。

思来想,韩添拿出手机,看着之前保存的程父电话,迟疑一会儿,拨了出。

“叔叔好。不是不是,没出什么事儿,我就是想问一下叔叔……宁宁他恋爱了,您知道吗?”韩添拨弄着窗前放着的假花,笑着开口。

“啊?您不知道吗?我还以为宁宁跟说了。因为我刚高考完,所以我知道在阶段的重要。但是宁宁在和我之出了一点问题,我的话他并不听,我觉得宁宁在应该把重心放在学习上。”

听见程父那边震怒的声音,韩添唇角上扬。

马上徐望知就不能和程说宁在一起了,想想就让人开心。

“叔叔,我不和说了。您千万别告诉宁宁是我说的,我怕他和我隙更大。”

“我知道了。”程父沉声说完,要挂断电话。

韩添听见那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叔叔,不然我把宁宁带过来吧。”

李晟斐?

韩添皱起眉头,“叔叔,您身边是李晟斐吗?他怎么在您身边?您跟他说,不需要他过来,我可以把宁宁带回家。叔叔?”

程父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话,直接把电话挂断。

韩添李晟斐发短信,“在程叔叔身边?”

“是不是?刚刚我电话都听见了?”

李晟斐:“们在z市?着,我也过。”

韩添:“来做什么?来屁用没有,有点自知之明。”

李晟斐:“不,我一定要,我会把宁宁带回家,毕竟叔叔对我很满意,我将来可能成为宁宁的未婚夫。算什么都不算。”

韩添气得半死,拍了一张竖起中指的照片发过。

……

程说宁睡觉习惯把手机设置成静音,所以电话来他并没有发。

房隔音效果挺不错,外面一切声音都听不见,周围只剩下吹风机的微弱声音。

程说宁侧着身体,能感觉他和徐望知两人中隔着很多距离,被子都属于腾空状态,导致背脊微凉。

他小心翼翼地往徐望知那边挪了挪,直感觉中没有太大空隙才停下,闭眼想要睡觉,意识却是从未有过的清醒。

怎么也睡不着,心跳还很『乱』,一想他的身后就是徐望知,程说宁就有些说不出的紧张。

他睁开眼,不知道盯着黑暗看了多久,意识突然昏沉,不知陷入沉睡,最后被外面一声惊雷吵醒。

外面很快下起暴雨,房有些冷,程说宁『迷』『迷』糊糊伸手拿起遥控器,把空调温度调高,翻个身,微微蜷缩着身体闭眼想继续睡。

他能感觉炙热的呼吸在头顶,想自己是和徐望知睡在一张床上,此刻似乎离徐望知特别近。

大脑不断提醒他应该离徐望知远一些,可是困意来袭,最终还是没撑住,再次睡了过。

第二天一睁眼,就对上一双深邃暗沉的眼眸。

程说宁还有些『迷』糊,轻眨双眼,内心感慨着徐望知的皮肤,过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自己和在徐望知怀里无异,连忙往后挪了挪,对笑『吟』『吟』盯着自己的徐望知招呼:“早上好。”

徐望知嗓音低沉沙哑:“早上好。”

程说宁快速掀开被子下床,开窗户。

外面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完全看不出昨天半夜下过暴雨。

沙滩上已经聚集了一堆人,还有人在海上冲浪,看着那干净蔚蓝的海,程说宁有些迫不及待地洗漱。

分钟后,程说宁换好衣服徐望知听见了敲门声。

他以为是酒店人员,走过将门开,却看见了李晟斐。

“宁……”对方才刚抬起手笑着准备招呼,程说宁就立刻把门上。

房门再次被敲响,程说宁没有理会。

换好衣服的徐望知从浴室中走出,听见敲门声,偏头看。

“是李晟斐。”程说宁没有隐瞒,直接坦说出门外的人。

“来找?”徐望知皱起眉头。

程说宁也不确定,沉『吟』片刻:“应该是。”

敲门声在几分钟后彻底停止,程说宁想昨天碰了韩添,猜测是韩添透『露』了他的地址,所以李晟斐跟了过来。

离开前,程说宁拿起桌上的手机,这才发有许多未接电话。

李晟斐,还有他父母的。

根本不需要回过询问什么事,因为从发过来的信息就可以看出他们电话是为了什么。

“我之前和说的话都没放在心上是吗?”

“在什么刻,竟然谈恋爱?”

“程说宁,我限明天就回来,否则我就没这个儿子。”

“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都跟谁学的,在这么疯。”

……

还有程母的各种相劝。

“宁宁,先分手,不要惹爸生气。”

“听话,赶紧回来,和爸商量商量,爸在气得不行。”

“爸发了很大的火,这孩子,为什么要谈恋爱?”

“李晟斐找了,记得跟他回来,听点话。”

……

看来他们都知道他已经和徐望知在一起了,至于怎么知道的,不用想也猜得是韩添。

程说宁长睫轻扫,看着手机片刻,没有回复消息,直接把手机放入口袋,开房门。

站在一边待的李晟斐立刻堵住两人,笑眯眯道:“宁宁,叔叔让我过来看看,让我带回。吃早餐了吗?没吃早餐我们吃完了再回。”

他瞥了眼神『色』淡然地徐望知,故意很大声地说:“叔叔让和某人分手,说们不合适,在也不同意们在一起。还让我带话某人,不要妄想和宁宁在一起,识相的话就赶紧分手。”

“让让。”徐望知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般。

李晟斐皮笑肉不笑,“真是没有自知之明,在宁宁要和我回,叔叔已经知道们的事了,很生气。”

“说完了吗?”静静他说完,程说宁才开口,“说完了的话就让开。”

“宁宁,干嘛为了他惹叔叔生气,不值得。”李晟斐一边苦口婆心地说,一边伸手拉程说宁,“跟我回吧,在回家和叔叔好好说说还来得及。”

程说宁避开他的手,眉眼闪过明显的抵触,他目光冰冷地对李晟斐说:“离我远点,我怎么样和没系。”

李晟斐一顿,“毕竟认识这么多年,总不能看着走上歪路……”

“歪路?什么是歪路?我和别人在一起是影响我学习了还是什么?有哪里歪了?”程说宁断他的话。

“但这样总会有影响……”李晟斐有些哑口无言,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和他不合适。”

“和他不合适,和合适吗?”程说宁轻笑出声。

李晟斐几乎想也没想就点头,“叔叔也觉得和我合适,以后的对象是我更好。”

程说宁禁不住嗤笑一声。

这声笑刺痛了李晟斐,让他呆在原地,久久没有再开口说话。

“点头的候良心不痛吗?之前那么讨厌我,在上演哪一出?李晟斐,离我远一些。和韩添一样,既然脑子有问题就医院,别来我这里,我不是医生,不治病。”路过李晟斐,程说宁看也没看他一眼,只留下几句话。

李晟斐第一次被程说宁说出的话惊了。

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之前那么乖巧可爱的少年,怎么变成在这样刺人的模样。

他想不通,也没有继续想,转身看着程说宁和徐望知离开,过了一会儿,才抬脚跟上。

两个人走哪里,李晟斐跟在哪里。

他也不说话,努放低自己的存在感,想要用此来撼动程说宁不理他的决心。

但见程说宁和徐望知站在海边捡贝壳,笑容灿烂的样子,心里还是忍不住嫉妒。

他悄悄靠近,把手中漂亮的贝壳递程说宁,“宁宁,我捡一个很漂亮的贝壳,看。”

程说宁没有回头看他。

李晟斐看着他的后脑勺心脏怦怦『乱』跳,他想如果他和程说宁还像之前那样,程说宁会怎么回答自己。

应该是回头笑着接过贝壳,向他道谢的同夸着贝壳真好看。

所有的幻想在看少年冷若冰霜的眉眼破碎,李晟斐捏紧手中的贝壳,嗓子像是塞着东西一样,难以发出声音。

他看着徐望知,几乎是本能地问出一句话:“我有哪里比不上他吗?为什么不能考虑一下我?宁宁,我都这么卑微了,一直在求,为什么就不能我一次机会呢……”

“在是完全忘记讨厌我的候了?”兴许是听多了觉得可笑的话,程说宁内心极为平静,“根本就不喜欢我,承认吧,李晟斐。只是因为讨厌我,看不得我身边出其他人。”

“不,不是,谁说我不喜欢。”大脑里的某根线似乎随着程说宁的话在逐渐崩断,李晟斐握紧拳头,辩解出声,但除了这句话,再也说不出什么。

因为他感觉在此刻无论说什么都特别苍,特别是对上程说宁毫无情绪的眼底,更让人觉得无。

他在程说宁心里,兴许已经和周围的陌生人没什么两样。

风轻轻地吹过,带着一种咸腥味,海面泛起层层波澜。

李晟斐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像是自嘲一笑般开口:“可能说的是对的吧,我确看不得身边出其他人,和别人在一起,因为我嫉妒。”

“不是嫉妒,只是觉得一个被讨厌人不配被人喜欢,也不配离开、讨厌,因为没有资格。”

程说宁骤然失笑,“李晟斐,问问自己,那么多年,真的从始至终都是单方面对我好?”

李晟斐浑身发冷,一个字也说不出。

他觉得程说宁说的得不对,可是大脑一片空,根本反驳不了他认为荒诞无稽的话。

随后脑海里闪过过的种种,像是播放电影一样。

他一直以为自己对程说宁很好,宠着他,小心翼翼的把他捧在掌心,受伤陪着,不开心哄着,可是仔细回想,这些确都是他自认为的。

程说宁对他的好,远远盖过他对程说宁的好。

直程说宁和徐望知已经走很远的地方,李晟斐也没有说出一个字。

耳边是孩童的欢笑声,眼前是波光粼粼的大海。

海浪翻滚,冰凉的海水湿他的脚,李晟斐突然醒悟。

他确只是不甘被程说宁讨厌,认为程说宁是没资格讨厌自己的那一个,从而开始不断接近程说宁,在伤害了程说宁后还妄想回从前。

想之前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李晟斐心里沉闷像是被一座山压着。

他一直觉得没什么,可在想想才发觉自己有多过分,程说宁如果是别人,不可能只是这样讨厌他,而是早就动手他了。

李晟斐看向远处的身影,轻声说出一句不可能被听的话:“对不起,宁宁。”

最新小说: 守婚战 新婚无忌 好女难为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谈恋爱不如学习[系统] 姐姐保护好你的马甲 快穿之这个女配有点怂 冉冉子衿,悠悠我心 全能影后在线修真 爆宠萌妃之陛下你命里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