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1 / 1)

第一百零三章一勺烩

无情蹲下来, 伸手掀开了人的巾。黑『色』的巾之下是一张自己没见过的脸,他站了起来,心中猜测着此人的身份。

“长得蛮好看的呀。”沈叶凑过来看了一眼, 而后目光却注意到了她的鞋子,“小余哥,她的鞋子……”

无情的目光也落在了双鞋子上,乍看之下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一双黑『色』的绣鞋而已。是鞋上的猫头鹰却是再眼熟不过了。“原来是红鞋子。”

沈叶当然还记得无情说过上官飞燕是红鞋子的事情,也还记得他是要抓他们的。她兴说道:“小余哥, 算不算是自投罗网啊?”简直就是送上门的业绩啊。

“嗯。”无情点点头, “阿暖,你能够让她恢复到可以说话的样子吗?”

沈叶说道:“当然可以了。是要现在就医治她,还是等到回去以后?”

“等到回去以后。”

“好。”

铜剑的脚程很快,他带来了神侯府的人,他们开始见怪不怪收拾现场。上的人分成活人和死人, 放在了木板车上拉回去。

张硕和京兆府衙门的人就在一旁看着, 的衙役还控制不住吐了。他们都没见过场景,在汴京的大街上,当街刺杀朝廷官员。又见到死了么多人,而神侯府的人却都是一副习惯了的样子,也不知道想到了哪里去, 就控制不住自己,吐了。

至于张硕, 他倒是没吐, 是表情也不怎么好就是了。他还记着自己要将沈叶带去京兆衙门的事情,心中想着,等到神侯府的人将里都给收拾好了以后, 自己再上前说件事情。

“张大人,张大人。”一个京兆衙门的衙役从不远处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张硕。他不是张硕带来的衙役,而是从京兆衙门过来的。

张硕讶异看着他,“你怎么来了?”而后他又想到了什么,“可是大人在催了?”应该就个理由了,毕竟他出来要将人给带回去,结果却是许久了都没能够回去。

“不是。”衙役喘了口,继续往下说,“个死去的力夫的伴出来佐证,说他是不小心吃了河豚才会致死的,和沈姑娘没关系。对夫『妇』此时已然是撤诉了,在挨了大人十个板子以后,带着力夫的尸首回去了。大人说既然如此,就不必将沈姑娘请过去了。”

“什么?”张硕的眼睛都瞪大了,再大一些就似乎要掉下来一般,“不必带人回去了?”

“是的。”

张硕:“……”他一趟到底是为了什么?得罪了无情大人,又没办好差事,现在还可能被怀疑是和人谋要刺杀无情大人。

今天果然是不宜出行的,对吧?

一旁的无情也听见了句话,“么,张大人,我可以带着内子回去了吗?”

张硕的表情僵硬,“可以,当然可以。”

“阿暖,我们回去。”

“好。”

两人上了马车,沈叶不由得推开了车窗去看张硕,发现他的脸『色』是真的难看。“小余哥,为什么位大人看起来很不开心的样子?”

无情说道:“因为他发现自己做了无用功。”两头不讨好,脸『色』能够好看到哪里去?

沈叶关了车窗,转了回来。反正马车已经开始往回走了,也看不清人的表情了。“小余哥,我记得河豚好像颇为名贵,一个力夫真的能够吃得起吗?”

“人给了钱,他自然就吃得起。”想到浸今日的刺杀以及背后的算计,无情的眼眸冷了冷。“背后之人不过是想要引你离开神侯府罢了,我恐怕也在算计之中。”

些刺客的眼中分明是带着对死亡的恐惧的,却还是无视他的机关,一直冲上来想要他们的命。样的刺客可不好找,肯定是事先安排好的。若是要杀阿暖的话,不必么多人。因为在外界的眼中,她会医人不会杀人。

他,才需要么多的刺客,且都是即便怕死也不会后退的刺客。

他对于红鞋子也是所了解的,些人根本就不可能会样大手笔。因为红鞋子崛起不久,而培养些刺客所要花费的时间却不算短。所以,红鞋子和人合作了。

么到底要自己死的人,是红鞋子,还是她们合作的人呢?

沈叶不由得抖了一下,“又人想要害我们啊?”难道就是正义阵营的属『性』吗,总是邪恶阵营的人要害他们。幸好她谨慎(怕死),要不然的话,恐怕就完蛋了。

嗯,果然白叔叔他们说得对,她要的事情就是苟住自己的小命。

无情伸手将沈叶搂在了怀中,“莫怕,我在阿暖身边的,不是吗?”

“嗯。”沈叶点点头,脑袋埋进了无情的胸膛之中,“小余哥也不怕,我也在小余哥的身边。我现在可厉害了,能够帮上小余哥了。”

无情微微一怔,整颗心像是被沉入温水之中,暖暖的。他低头吻了吻沈叶的眉心,“是的,今日多亏了阿暖。”

其沈叶从刚才到现在,心底里都是害怕的。毕竟是她第一次对人使用么大伤害的招数,哪怕她知道些都是坏人,但心中也还是不由得恐惧。直到现在,听到无情的话,她的心就松了下来。

“我以后也会努力保护小余哥的。”沈叶的双手死死搂着无情的腰,她以后也是小余哥的依靠了,要坚强勇敢起来才行。

“好,我便托付给阿暖了。”在察觉到她放松了下来,无情的眉眼更为温柔了。

“咔哒。”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回禀公子,苏楼主来了。”

无情心中讶异,为什么苏梦枕会在此时出现在里?他放开了沈叶,将她护在身后,而后推开了车门。“苏楼主?”

“无情捕头,沈姑娘。”苏梦枕对着他们两人点点头,“抱歉,人抓走了温柔,想要我阻拦你们。”

沈叶趴在了无情的肩膀上,看着许久不见却已经没了半点病容的苏梦枕,道:“所以苏楼主要和我们起来吗?”她记得橘子说过的,苏楼主的武功非常厉害,要是他和小余哥起来的话,小余哥可能会受伤。

虽然点抱歉,但如果是样的话,她就能够对苏楼主使用千红一枯了。不过她事后会治好他的,是他大概要受点苦了。

“不是。”苏梦枕摇摇头,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沈姑娘乃是苏某的恩人,苏某绝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但是温柔姑娘怎么办?”沈叶虽然觉得和位温柔姑娘的场不太搭,但是她也不希望见她就么死了。人要是能够活着的话,当然还是活着的好。

苏梦枕说道:“无妨,其我之前就已经查探到了一些踪迹,小石已经带着人去救她了。”他在江湖上么多,多人想要杀他,多人想要威胁他。场,他也不是没应对过。

虽然温柔失去踪迹是寻常的事情,但是每一次,苏梦枕都没轻忽对待,一次也一样。所以在发现一次和往日不尽相的时候,他就让人继续追踪下去了。

若不是为了查探出幕后之人的目的的话,他早就将温柔给带回来了。当然,苏梦枕也是对自己个小师妹无奈了。江湖之危险,她似乎总是没多大感觉,若是一次能够安分些就好了。

沈叶松了一口,“人没事就太好了。”她刚刚才见过了生命的消失,现在能够听到人安然无恙,也是欣慰的。

无情却是道:“苏楼主此来是为了?”

“无情捕头。”苏梦枕将目光投向了些木板车之上的人,而后又看向了无情,“我此来是为了向你和沈姑娘告辞的。我要带着金风细雨楼的人前往边疆了,此后山水长,你我相见的时日就了。”

他的手指在袖子上点了点。

无情的眼神一凝,而后笑着说道:“山水长,却未必没再见之日。苏楼主,祝你得偿所愿。”他的所愿,也是朝廷的所愿。

苏梦枕笑了,“好,多谢无情捕头。”

沈叶说道:“苏楼主,你别受伤了,要是受伤了,记得先保住『性』命然后来找我啊。”她也知道苏梦枕的愿望是什么,是收复国土。样的大事,受伤是一定的事情,能够希望他不要受伤了。

她从背包里拿出了几颗『药』丸,又从桌子上拿了一张之前包着蜜饯的油纸,将『药』丸包了起来,朝着苏梦枕扔了过去。“拿着。”

苏梦枕接过了个纸包,没半点嫌弃,“多谢沈姑娘厚赠。”纸包之中的东可是能够保命的,他如何会不感激呢?看来,原本要送给沈姑娘的临别之礼,要多加厚几分了。

沈叶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一片金灿灿,她笑着说道:“不用谢。”苏楼主可是要收复国土的,她给点『药』丸子帮帮忙也是应该的。

苏梦枕又和无情说了几句,而后就离开了。他好像就真的是来告别一样。

关上了车门,马车继续前行。无情原本轻松的神情顿时一变,眼底满是凝。

刚才苏梦枕用传暗号的方式,将消息传给他。他说此次的刺杀,宫中之人的手笔。难怪他如此谨慎,原是涉及到了宫中。

是到底是是谁想要杀他呢?还用了样大的手笔。他一个小小的捕头,值得么大的场?

最新小说: 白月光她和暴君he了 圣父系工具人 魔尊被假哭包攻了 我在西幻当文豪 垂耳兔总裁怀了我的崽[女a男o] 我和反派的高危日常 穿书后被两个猛A盯上了 和离后,怀了皇帝的崽 假千金和真公子HE了 穿成穿书女主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