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狗血文圣父受觉醒了 > 第95章 番外2又醉了。

第95章 番外2又醉了。(1 / 1)

【番外2】

回国的飞机是三排座位, 林有拙和宋雪景是靠窗的双人座位。

林有拙到位置时候,靠窗的座位已放有个软垫,棉花糖样蓬松柔软。

林有拙长睫动了动, 和宋雪景:“我坐里面。”

宋雪景啃着苹, 含糊点头:“哦。”

他感觉林有拙今天有点反常, 走路特别慢, 也不吃早餐。

现在坐个位置, 还特意声?

宋雪景坐下后, 咬着苹看向林有拙,没想到林有拙光速睡着了。

林有拙微侧着头靠向窗户,清晨的光落在他发梢, 隐约看到他眼睑下方有两小团淡淡的青『色』。

宋雪景相当震惊,休息了两天,林有拙还没休息吗?

这时,宋雪景看到林有拙脖颈处有点红,他瞳孔闪着疑『惑』,探身靠近想看清楚些。

忽然股浓郁的芝士味钻进宋雪景鼻腔,他猛地回头, 眼前站着个眼熟的身影。

男人手里是份热气腾腾的芝士红薯, 对着他礼貌微笑。

——

林有拙这觉睡得很沉。

他实在太困了, 20多个小时的航程, 他睡去了大半,等他睁开眼, 窗外已是片黑暗。

他身上盖着条『毛』毯, 林有拙扯下『毛』毯,转头准备和宋雪景话,结猝不及防对上了陆起含笑的眼睛。

“睡得吗?”陆起伸手自然帮他抓着睡扁的头发。

林有拙刚醒, 反应还有点缓慢,他怔怔看了陆起两秒,才点了点头,哑着问:“宋雪景呢?”

“头等舱。”陆起理林有拙的头发,另外只手就递给准备的水,“喝水润润喉咙。”

林有拙接过喝了口,有淡淡的咸味,他又连喝几口,总算清醒了,也饿了。

林有拙算起有天没进食了,等他喝完水,陆起点的餐也送到了。

都是林有拙喜欢的口味,而且也易消化。

待林有拙吃完,整个机舱的光线都暗了,到了晚上,其他乘客陆续休息了。

林有拙现在特别精神,他拿出本机械原理消磨接下的时光。

他翻页很轻,神情特别专注,偶尔碰到难消化的知识点,他眉目颦蹙,又看到有趣的地方,他脸上会溢出粲然的笑意。

陆起直看着林有拙看书,唇边的笑意始终未淡过分毫。

不无聊,也不乏味。

就这样看了路,飞机降落在京城国际机场。

落地时,京城的太阳刚刚升起,整片天空都是橙『色』的朝霞。

橙中带红的光影落在林有拙脸上,他终于放下书,微微抻了抻手指,然后双手去按摩脖子。

直低头看书,他脖颈酸涩得厉害,很快,白净的皮肤浮起星星的红『色』指印。

旁边的男人忽然低低笑了声。

“阿拙,轻点,都红了。”

林有拙没停手,反而加重了力道,很快摁得脖根那圈片浓郁的绯『色』:“只是看着严重,两个小时就恢复了。”

这时陆起冷不丁靠近,在他耳畔:“现在外面有几家媒体等着。”

杨虎教授有通知林有拙,回国后会有次采访,是以“中国航天梦”为主题,届时还会请到几个航天大佬。

但时间是三天后。

林有拙思绪转,停住手,转脸问:“等我们?”

陆起伸手,指尖细细摩挲着他的脖颈:“嗯,你已婚的热搜挂了三天,这个样子出现……”

这时有空乘走过。

陆起低头,嘴唇贴着林有拙耳朵:“小心被误会。”

*

下飞机后。

林有拙点开热搜。

转发最的是个营销号发的他和陆起的合照,准确,是上次林氏发布会,陆起和他台上台下对视的新闻图。

配字是:“#林有拙已婚#,总裁配总裁,天生对!”

评里无例外——

“啊啊啊配!”

“两位总裁司还缺打杂的吗?上过大学那!”

“呜呜,想看陆总把林董酱酱酿酿!”

“呜呜,想看林董被陆总酱酱酿酿!”

“渴死我了!还有没有其他照片啊!我都对着这张对视流了三天哈喇子了!”

“没有qaq我扒拉了三天,他们开出席的场合像就这次!”

“就张合照,感觉很不亲密啊,他们会不会是商业联姻啊?”

“商业联姻?看着他们的对视再遍?这除了你其他我都视而不见的目光,这能是商业?!”

于是这条就吵起了。

“那你为什么只有张同框照?”

“低调不行吗?”

“呵,低调到连张牵手照都没有,谁信呐。”

“人家恩爱为什么秀给别人看?”

“就怕是假的,不能秀,不愿意秀喔。”

……

林有拙是第次见到酱酱酿酿的用法,不过联系前后文大概能猜到是什么意思。

他收起手机,过长的黑睫投下,看不到他眼里的情绪。

陆起『摸』『摸』他头:“是不想面对镜头,我们走vip通道。”

林有拙看向前方,杨虎教授他们已走远了。宋雪景落在后面,很快回头找他。

宋雪景见他还在原地不动,做了个询问的手势,林有拙便也回了个手势,表示他很快跟上,宋雪景才扭头朝出口走。

林有拙收回视线,这才:“不用麻烦,走吧。”

他率先迈腿往前走,陆起本意是想逗逗林有拙,现在见他平静的样子,时猜不到他想法,只跟上去。

离接机口越近,越是能听清外面的人声鼎沸。

看到几个媒体架着摄像机守着,不路人以为是有大明星,也围过举着手机凑热闹。

还真有人认出了宋雪景,惊喜大喊:“啊啊啊,是宋雪景!小雪景!”

这声强悍穿头耳塞,直接喊得宋雪景发懵,他摘下左边的耳塞,抬头茫然看向四周。

很快,他视线撞上几个朝着他这个方向挥手的女生,她们兴奋地招着手,激动喊着:“啊啊啊!小雪景你比视频里还可爱啊!”

宋雪景很快收回视线,他塞回耳塞,埋头继续跟在杨虎教授后面。

出神了秒,今天碰到了个同名同姓,接着思绪全部又回到在想的式新算法。

另头,林有拙和陆起已到了出口。

隔着磨砂玻璃,已能看到外面架着的□□大炮,林有拙突然停住。

陆起同时停住,语气含笑问:“改主意了?”

林有拙摇头,他伸手:“手给我。”

陆起递过手,黑眸微闪:“嗯?”

下瞬,林有拙就牵住陆起的手,平静道:“他们想拍,那就拍吧。”

“本,就是真的。”

随即,他牵着陆起走向出口。

陆起大脑登时片白雾,他无法思考,也不想思考,就这样只望着林有拙,然后也用力回扣住林有拙的手,根手指,毫无间隙地紧紧相握着。

在两人出现在出口的瞬间,此起彼伏的闪光灯闪得几乎无法睁眼。

这次,也算是他和陆起共通出现在众场合吧?

林有拙想着,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咔嚓!

这幕,再次被相机永远定格。

*

转眼三天过去,“中国航天梦”的采访结束后,林有拙在后台被杨虎教授叫住。

杨虎教授旁边还跟着个男人,年纪和杨虎教授差不多,是这次采访的重量级嘉宾之,航天研究院的院长。

这名院长也姓杨,他笑着:“小林同学,你的杨老师已和我夸了你不下次,怎么样?以后也想走科研的路吗?”

林有拙不卑不亢:“想。”

杨院长点头:“可是这条路很艰苦啊。”他观察着林有拙,“部分人,很大部分,在中途就被苦得跑走了。很多事情,不是仅靠腔热血就能继续。”

杨虎教授肩膀撞了撞杨院长:“别人我不敢担保,就我这个学生,还有宋雪景,绝不仅仅只有热血,他们比我当年还有恒心和毅力。”

杨虎教授滔滔不绝:“比赛的时候,他们俩可以连熬三天不休息。”

杨院长笑而不语,只等着林有拙表态。

林有拙回答得很简短:“我最不怕的,就是苦。”

杨虎教授乐了:“你看没错吧。”

杨院长也笑:“嘴上都简单,等实际看吧。”

他拍拍林有拙的肩,又和杨虎教授笑着,慢慢走远了。

快到门口,杨虎教授飞快回了个头,对着林有拙摇了个兴的小树杈。

林有拙虽然有了准备,但在暑假最后天,接到航天研究院明年的实习通知,他克制着走到小区门口,还是转身去对面商场买了瓶茅台。

方便上学,他还是住在京大旁边的小区里,而比赛结束后,陆起也搬到了三楼。

厨房里不断飘出香味,陆起听到关门声,从厨房出,看到林有拙手里的茅台,他眸『色』深了几分:“怎么会想到买酒?”

“有事庆祝。”林有拙乌黑的瞳仁里,是晶亮的笑意,“陆起,我明年可以去航天研究学习了!”

完他大步上前,把抱住陆起,像冬瓜平时蹭着他样,头顶在陆起脖颈处蹭蹭去,他嘴角微扬:“这个实习,全国每年只有两个名额。”

陆起圈住林有拙的腰,比赛结束养了个多月,青年还是瘦得可怜。

他笑着亲了亲他耳朵:“我家阿拙真棒。”

林有拙这时有点不意思了,他刚刚很像个索夸奖的小朋友。

他松开陆起,转移话题道:“今天吃牛肉?浓的牛肉味。”

陆起笑:“嗯,牛肉火锅,庆祝你放暑假。”

……

林有拙又醉了。

茅台润过喉咙分舒服,他喝了杯后,又倒了小半杯。

等陆起收拾厨房出,林有拙已蜷缩在客厅的地毯上睡着了,他旁边,冬瓜也是同样的姿势睡得香甜。

而电视上放着个关于宇宙的纪录片。

陆起关上电视,走过去抱起林有拙。林有拙先是拍开伸过的手,忽而嗅到熟悉的气息,他的手就无力地落回了回去,任由自己被抱紧宽厚的怀抱。

回卧室的途中,林有拙冷不丁睁开眼,呆呆地望着陆起,不话,眼睛也不眨。

陆起笑了:“认得出我吗?”

林有拙摇头,过会儿又点头,再过会儿又摇头,又点头。

陆起都怕他把脖子摇折到,赶紧脚下加快进了卧室,将林有拙轻放到床上:“你认不出也没关系。”陆起在他脸颊啜了口,“我认。乖,睡吧。”

林有拙脸颊立即被啜出个粉红大印子,在陆起收回压在他身下的手时,林有拙突然抓住他手,眼睛里满是害怕。

他:“我认得出你!你是哥哥!”他抬起上身,双手圈紧陆起的脖子,死死地抱住他,脸颊也轻轻蹭着陆起的脸,小小声:“哥哥你别留我个人,我会害怕。”

陆起眼神暗,当即抱着林有拙倒回床上,客厅的灯,就让它亮晚上。

……

这次,陆起只是纯粹地抱着林有拙相拥而眠,在青年耳边:“别怕,我永远不会留你个人。”

——

这觉,林有拙睡得很香。

恍惚中,他感到他被抱着走了很长段路,但是陆起的怀抱太熟悉,他就没有睁眼,又沉沉入睡。

等林有拙彻底醒,外面已是碧海蓝天了,层层叠叠的云海在窗外飘着。

林有拙反应了几秒,他转过头,旁边陆起在翻阅文件,戴着金边眼镜,很是专注。

林有拙便没出声打扰他,又转回去看着窗外的景『色』。

时间渐渐过去,终于,身后熟悉的温热靠近,陆起从后抱住他,在他耳边低声。

“阿拙,我们的目的地,是索科特拉群岛。”

最新小说: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心机美人总在钓我 被偏执大佬看上后[快穿] 我家大师兄爱养花 不定年龄差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 涩泽只想要结晶 薛定谔爱情 与咒灵为邻后我成了最强包租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