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人形兵器[无限] > 第124章 凶宅试住31(2更)下次你去执行任

第124章 凶宅试住31(2更)下次你去执行任(1 / 1)

其实这只独鬼也算尽职尽责, 不是接到任务,才和元欲雪对上,哪里能想到一下子就挑到了难度最高的那大魔王。

任务完不成就算了, 还遭到一阵精神上的凌.辱。

独鬼十分实,和盘托出, 不它经历的那些事, 也和元欲雪自己所发现的差不多。

101别墅的第七任房主是变态杀人犯,而这只鬼生前,不幸是这杀人犯的挚友。

最后不仅被“好友”杀死, 又亲眼看见他拿焚烧炉烧掉了自己的尸体。

最后剩下的尸骨,还被砌在墙中,此被困在这间放映室里, 不能踏出半步,化为独鬼。

所以相比其他的、那些在别墅中停留的无数鬼怪,它危险『性』其实要低一些, 毕竟走不出这里。但也正为限制大, 所以往往比其他鬼怪更凶一些。

横死的独鬼戾气最凶,通常没有神智。这只鬼能保留下自己生前的记忆和神智, 也是为凶宅的点特『性』特殊。

它也没想和别人讲理……但是元欲雪拿刀用武力值疯狂迫害它, 于是就算最凶的独鬼, 都开始想讲理起了。

元欲雪听完它实交代,也没什应, 只是目光微微一敛,落在了放映室当中。

他一向习惯不留后患的处理方法, 这会才意识到可能有点后续的麻烦——比如刚才的那一切可不是幻觉,而是独鬼死后所获得的特殊能力。

它将自己的血肉融成近乎水『液』般的物体,铺满了面。

此时上总残留着一股淡淡的腥味, 虽然没见到明显的黄白油脂。却偏偏留下了那股奇怪味,以及莫名的一层油光。

这也是属于阿剑和王的任务范围了,看他明天要辛苦一阵。

只是如果他不知晓油光源的话,说不定还会好受一些。

元欲雪略微有些沉默想,心虚垂下眼。他听着独鬼继续检讨,心底思索了一下它的出现和房主之间的系,一边挽起袖口,去检查那只放映机去了。

既然已经重新播放完整的一轮影片,不管是依照元欲雪的标准,还是房主的标准,都可以确定放映机没问题,“维修”成功了。

元欲雪现在原,等了一会儿房主的短信。正准备复一条询问信息时,才等到了对方姗姗迟的答复。

这一任务当然算完成了。

短信的内容似乎还不那甘愿,情绪复杂。

不元欲雪没在意,他收到任务完成的提示,平静收起了自己的手机准备离开。而那只独鬼还小心翼翼趴在上。小声报告:“您,您还要我做什?”

它脑中不禁浮现元欲雪将它杀的场面,不免有些瑟瑟。

“……”不元欲雪确实没准备直接将这只独鬼杀死,只是让它住去,还相当委婉提示一下:“以后不要弄这大阵仗,板容易脏。”

独鬼:“……”

这哪里还有以后啊!而且这是它的鬼术,居然不让用。不让用就算了,评价还只有一句板脏。

它的眼睛都红了,却只敢唯唯诺诺应了一声是。

元欲雪放映厅里走出,正准备二楼“睡觉”,才发觉大厅里似乎坐着一人。

那身影端正,非常安静端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似乎连吐息的声音都十分微弱。比如说一时之间,元欲雪甚至未曾发现他。

这对于其他人说或许正常,但对探索系统十分精密先进的元欲雪而言,就是不寻常的事了。

元欲雪略微疑『惑』侧头。那一只修长漂亮的手掌已经向前伸出。光是看他那双修长手指,估计谁也想象不到那样漂亮的一双手中蕴含的是极其纯粹暴戾的力量,可以在瞬时之间折断精钢。不元欲雪这种警惕意味没维持多久,为他还不算太接近时,便已经意识到面前人是谁了。

元欲雪微微一顿:“……戒舟衍?”

黑暗当中,那人半晌没话。如果换做其他人,多半要怀疑是自己认错了人,但是对于元欲雪而言,他当然不会怀疑自己判断出错。于是只静静站在他身前,直到他面前的人也站了起。

戒舟衍身形十分高大,即便是在黑暗当中,站起时,也像一下遮去了一片光源。

他垂着眼,看上去十分平静模样。虽然没什表情,但是依照戒舟衍的气质,他光是这样,便也显得十分凶戾毕『露』了。

如果此时换做玩家当中的任何一人,在戒舟衍站起时,恐怕都会生出一点心惊胆战的害怕意味,下意识的退后。

只不元欲雪没觉得戒舟衍凶,只是看着他的神『色』,神奇意识到——戒舟衍好像是有一些不高兴的。

不是那种故意要让你发现知晓的不高兴,反而像是微微隐忍着,却是下意识流『露』出的不高兴。

如果元欲雪的想法说给其他人知的话,恐怕他都会觉得像被雷劈了一样的诧异——戒舟衍这人难会忍着委屈吗?

不此时的元欲雪,的确是这想的。

戒舟衍的声音低沉。

“抱歉。”他说,“我不是故意不你,只是害怕现在的表情会吓到你。”

也会让你不高兴。

他本都没算让元欲雪知……自己跟出了的。

元欲雪都略微有些失笑。

不他当然没有嘲笑的意思,反而认真:“不会……不会害怕。”

元欲雪想了想又补充:“你也不可怕。”

他的步伐轻,相当迅速走到戒舟衍身旁。戒舟衍显然没有预料到元欲雪会忽然靠近,他还以为元欲雪完招呼就去休息了,还微微僵硬了一下。

“戒舟衍。”元欲雪坐在了沙发上。此时戒舟衍还站着说,他仰头看他,总觉得有些奇怪,于是让戒舟衍也跟着坐下。

戒舟衍沉默,虽然动略微僵了一下,但异常迅速坐到了元欲雪身旁。

两人的位置其实挨得不算近,但就是氛围显得亲近般。

沙发软,微微塌陷下去,似乎容易让它上面的两位客人在倾斜间就捱到一块去。

元欲雪微微侧头,歪着头看向戒舟衍:“为什大半夜坐在这里,我吵醒你了吗?”

戒舟衍的呼吸在那瞬间重了一拍,声音更加低沉起。但他相当迅速否认:“没有……我睡不着,出走了一下。”

元欲雪简单相信了:“嗯。我以为刚才看电影声音外放有些大,会吵到你。”

在元欲雪说完这句话后,戒舟衍的神情似乎在那一瞬间微微有些变化。仿佛头顶都冒出一具现化的问号,有些困『惑』问他,“原你是在看电影吗?”

平时元欲雪出,依照戒舟衍的密切“观察”行为,当然能注意到。

不这次好像有些不一样,声息十分轻微,是元欲雪有刻意遮掩动……其他几玩家当然发现不了元欲雪的行动,所以这份遮掩是专门对他的。

元欲雪不希望他跟上——虽然理由不同,但戒舟衍倒是快解读出了这举动后面的含义。

而元欲雪去的还是一楼。

——戒舟衍的脑海中莫名浮现出阿剑的身影。

元欲雪会是去找他吗?

这具身体再次出现奇怪的反馈。

既然元欲雪不希望他跟上,戒舟衍虽然不太愿意,还是心烦意『乱』收了探出去的意识,但他的情绪依旧糟糕。

他也不知晓自己为何如此在意,只是觉得胸口微微发闷。是和之前传递而的,完全不同的负面感触。

戒舟衍想,这具身体的强度似乎还不如上一具……上一具他还没有这烦躁。

他不需要睡眠,何况本也睡不着。戒舟衍心烦意『乱』下,还是违反元欲雪的意愿,沉默守在客厅里——他虽然沉默,但难说不是抱着被元欲雪看到,然后可以说上一句话的心情。

但是此时,知元欲雪是去看电影,戒舟衍虽然不太明白此时复杂情绪,却一下莫名其妙高兴了起。

“什电影?你喜欢吗?”戒舟衍微微垂下眼,他依旧脸上没什表情,在让人看,带着冷厉的阴郁气息,十分骇人。但戒舟衍此时却连声音都显得有些柔软起,“下次我或许……可以一起看。”

他连邀请都说的十分犹豫。

元欲雪也跟着考虑了一下。

他对这些人类的艺术创没有太强烈的兴趣,毕竟让他模仿的话,他能在看完后记住所有细节键,然后复制出。不面对戒舟衍的邀请,他还是轻应了一声。答应下才开始解释,“不算喜欢。只是收到了房主的任务,需要修放映机。”

“为了确认放映机功能完好,所以看了一下电影。”

元欲雪平静答——至于看电影之后发生的那些事,在元欲雪看只是寻常且多余的细节,不用特意提起。

随着时间变换,甚至连别墅外面的月亮都悄悄变换了一下位置,正好有一抹月光巨大透明的玻璃面中落进,全映在元欲雪的身上。

他微微卷起的那一截袖口还没放下,这动正好『露』出了一截手腕,雪亮细腻,在黑夜当中白得有些晃眼。

戒舟衍被那一点月光吸引,下意识偏头望去的时候,正好元欲雪也侧头看他,目光微一相撞。戒舟衍几乎忘记自己要说什,下意识和元欲雪说:“你以后要做任务的话,带上我,可不可以?”

没有任何前情或是铺垫,戒舟衍就是这样下意识提出了,语气甚至软得像是某种恳求。甚至戒舟衍自己说完后都有些发怔,抿了抿唇,下意识怀疑这具身体已经坏得语言系统紊『乱』开始自主张了——不下一瞬间戒舟衍就没空批评身体的不堪重用了。

为元欲雪微微顿了一下,对他说:“可以。”

月亮似乎又升高了一些,光束窗户上透出,甚至有一些映在了戒舟衍的身体上。

他的愉悦心情在今天抵达顶点。

心情莫名其妙更好了起,不戒舟衍还是在意之前的那约定:“不还是可以一起看电影。像你今天一人看电影做任务,就没有意思。”

——就没看电影的戒舟衍丝毫不心虚得出一根本没有根据的结。

为机器人的元欲雪还真的被哄住了,他迟疑了一下,“还好……今天也不止我一人。”

他顺便补充了一些之前没想到,所以没提及的那些细节。

当然也包括,其实也不算一人看电影,身边还有一独鬼的事。

戒舟衍:“…………”

他的脸『色』又开始有一些不对了。就算是元欲雪这种对情绪变化极为不敏感,称得上迟钝的机器人,都好像发现了戒舟衍微微变换的神『色』。他侧头询问:“怎了?”

戒舟衍其实也难以说出自己心底陡然生出的奇怪触感是何而的,好像一想到有别人(别的鬼)和元欲雪独处着看完电影,他就有些牙根发痒的意味。

这种难以言喻的触感,让戒舟衍略微有些泄『露』情绪。但这时元欲雪问起,他还是平淡答:“无事……下次我再一起。”

元欲雪当然也没有怀疑的意思,并且开始考虑起了明天的行程问题。他的任务其实算是比较轻松的,只不元欲雪一贯没有停下休息的习惯,才每天都将时间花费在检查各类器械当中。此时既然答应了戒舟衍,已经决定好明天空出时间,就去挑电影看了。

客厅内虽然没点灯,但这两位都是不被黑暗影响的主,又借着月『色』安静聊了一会天,两人才起身房。

戒舟衍看着元欲雪带上门后,才跟着上门。

只是又了一会,戒舟衍的房间中忽然飘出一团淡黑『色』的影子,缓缓前行,重新到放映厅中。

为经历了一番磋磨,加上死里逃生的击感,独鬼只默默缩在角落『舔』舐伤口,开始拼命补足今日流失的阴气和鬼气,心中还充满了对今晚发生的所有事的阴影。

少顷后,正在修炼的独鬼却忽然感觉到一股极恐怖的力量压在了自己面前,他略微有些茫然抬头,但什也没发现,可是身上却传了不明的剧痛——

……

半小时后。

如果不是怕元欲雪发现,可能第二天就已经没有独鬼了。所以他还算是留了手,然后威胁了一下独鬼——也不算威胁,只是下了一禁令,它要是有说出去的想法便会直接消散。

戒舟衍的神魂分.身依旧是面无表情走出了放映厅,算不上有多神清气爽,只是让他没那牙痒罢了。

最新小说: 白月光她和暴君he了 圣父系工具人 魔尊被假哭包攻了 我在西幻当文豪 垂耳兔总裁怀了我的崽[女a男o] 我和反派的高危日常 穿书后被两个猛A盯上了 和离后,怀了皇帝的崽 假千金和真公子HE了 穿成穿书女主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