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1章药材(1 / 1)

『毛』巾一点一点往下, 明明动作无比温柔,未眠上的皮肤却泛起一层明显的薄红。

黑雾担心他不舒服,停下碰了碰他泛红的体:“疼?”

未眠抓着他的手, 睫颤抖:“不疼。”

他不由自主地往黑雾怀里靠,好像这样就挡住他的视线, 让他别这么看着自己。

黑雾却以为未眠在冷, 单手护着他,另一只手继续打湿『毛』巾为他擦拭。

从前到后背, 还有腰侧和手臂,每一处都有遗漏,连手指也细心地擦一遍。

未眠自己的时候,『毛』巾上的温度总是很快消失, 只维持一小儿。

有黑雾拿着『毛』巾,温度只增不减,确比最开始要更暖和一些。

未眠把脸埋在黑雾颈窝, 过多久被捞了起,摘掉帽子。

额前的发丝被撩开,他顺从地闭上。

他脸上还很烫, 热意自从升起就消下去过。

每一次黑雾碰过时,他都想躲开, 又忍不住离温暖的热源更近一点。

黑雾真只是在给他擦体,有半点别的念头,一贯带着冷意的神『色』竟有些认真。

然而越是这样,未眠就越觉得难为。

他也是个成人了,连这个都需要帮忙……

擦完脸,最后轮到头顶的羊角。

温热的『毛』巾贴上,带着『潮』湿的水汽, 未眠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又把脸埋了起。

黑雾『摸』着他柔软的发丝,哄:“很快就好。”

未眠这才抬头,把羊角彻底暴『露』在他的视线内,好让他给自己擦拭。

异样感有持续多久,黑雾放下『毛』巾,『摸』了『摸』他的角尖:“好了。”

未眠含糊地应了一声,主动蹭黑雾怀里抱住他。

他的衣服还在地上,黑雾抚『摸』着他光滑的脊背,一时舍不得松开。

夜『色』昏暗,未眠却几乎白得发光,细嫩的皮肉完全不像是在这末世中养出的。

他的骨骼也比一般的成男人纤细,哪里都长得精致漂亮,仿佛天生就该被疼爱。

黑雾愈发肆无忌惮,各处都『揉』了一遍。

未眠仰着头小口呼吸着,湿漉漉的神望着他。

他平日里带着帽子,刻意压低的帽檐将这张勾人的脸遮了起,几个人有机看见。

黑雾底晦暗不明,手上力不受控制地加。

未眠轻哼出声,神懵懂又委屈。

他讨好一般,在黑雾唇上亲了一下。

未眠亲完退开一点,又凑过咬住他的下巴,牙齿微微用力,似乎只有这样才让他复杂的绪与感受稍有缓解。

黑雾任他咬,他松了口,拿起一旁的衣服:“回去?”

未眠『摸』了『摸』他刚才被自己咬过的地方,一点印子都有,呆呆地问:“有感觉吗?”

黑雾为他穿上茧衣,回答:“有。”

黑雾和未眠一起离开多久,一个熟悉的影到附近。

小孩打量几睡在地上文越,什么兴趣地移开视线,抬起头望向空『荡』『荡』的上方。

它知蜘蛛的茧在那里,还有另一只很小的怪。

这两只怪都是光明正大跟在未眠边的,它很好奇为什么。

明明它有恶意,黑雾却让人扔掉了它送的食。

小孩面无表,侧爬上一旁的树干,伸出手指戳了戳透明的茧。

要不是亲看见蜘蛛躲去,,它还真发现不了这只怪的藏之处。

茧里安安静静的,有任何反应。

黑雾不在,小孩胆子又大了起,悄悄把茧撕开一个口子。

它从外面什么也看不见,干脆将体扭成像蛇一样细细的长条,从撕开的口子钻了去。

蜘蛛有直接待在透明的茧里,而是又套了一层茧。

它里面编织出独有的空间,看着和外面的树林一模一样,只是到处都笼罩着一层暗红『色』,并且面积十分有限。

想要扩大就得织茧,但这点空间对蜘蛛和枯枝虫说足够了,它们躺在松软厚的草丛里正睡得香。

有异闯入,蜘蛛立刻被惊动,警惕地睁开。

它猛然一下立起八条腿,睡在背上的枯枝虫不小心滑落在地。

枯枝虫也被弄醒,『迷』『迷』瞪瞪扒着草叶爬起:“啾啾?”

随后,它们看见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孩顺着外面的茧爬了,上穿着简陋的黑『色』衣,趴在狭窄的入口处看着它们。

小孩脸上有表,漆黑的双木然。

蜘蛛先是一愣,然后反应过这不是人类,而是一只怪。

即使它有着极具『迷』『惑』『性』的外表,上却有丝毫人类该有的气息,但与黑雾将雾气本体组凝聚的方式不同,前的怪应该本就长这幅模样。

这在怪中极为罕见,更让蜘蛛感到不妙的是,它竟然有察觉到这只怪的靠近,还被对方发现了藏的茧。

蜘蛛无暇思考更多,亮出腿部顶端的尖刃将枯枝虫护在腿下,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它一边恐吓,想让怪离开,一边随时准备撕开茧的底部,打不过就先跑。

小孩歪头打量着如临大敌的蜘蛛:“『露』娜?”

它的整张脸和嘴巴都有动过,声音直接从体里发出,并且无比熟悉。

蜘蛛呆住,神渐渐茫然:“呜?”

这……这怎么是未眠的声音?

“『露』娜,”小孩又喊了一声,这次的声音是文越的,“你是『露』娜。”

它跟了未眠两天,听他和文越都叫过蜘蛛的名字,唯独黑雾有。

虽然黑雾说过别的话,它也模仿声音,但它很忌惮黑雾,不敢贸然开口,即使对方此刻不在附近。

蜘蛛察觉到小孩似乎有恶意,迟疑着点了点头。

枯枝虫却以为小孩是真正的人类,它才不管什么声音,气愤地想给这个打扰自己睡觉的人一个教训。

它飞快冲了过去,带有细小倒刺的前肢对准小孩的脸:“啾!”

蜘蛛根本拦不住,睁睁看着枯枝虫朝小孩发动攻击,而小孩的速度更快,直接一把将枯枝虫抓在了手里。

枯枝虫动弹不得,这时候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

它睁着一双芝麻大的睛,看见小孩的面部裂开一条缝隙,『露』出里面的一排发亮的尖牙。

枯枝虫浑僵硬了一瞬,抖如筛糠:“……嘤啾。”

好在怪并有对它怎么样,用文越的声音继续说:“你是啾啾。”

小孩柔弱瘦小的外表,配上一个男人的声音显得十分怪异,但见过它的脸从中间裂开后……也就不稀奇了。

见枯枝虫非常害怕,怪又换成了温柔的声:“我不吃你。”

它很快松了手,枯枝虫一溜烟逃走,躲在蜘蛛后。

放走枯枝虫,小孩从茧的入口彻底钻了,踩在草地上好奇地打量四周。

它每往前走一步,蜘蛛和枯枝虫就往后挪,挤在边缘和它保持着一段距离。

蜘蛛猜测,小孩就住在这片树林里,这里是它的地盘。

它发现了闯的陌生气息,好奇所以过看一看。

一些怪的确不排斥其他怪,人类却不一定,而文越还在外面……蜘蛛心里担忧,悄悄划破茧的底部往外看。

下方的文越正在熟睡中,呼吸均匀安然无恙,怪的时候应该有惊动他。

蜘蛛松了口气,也开始对这只模样罕见的怪感到好奇,正犹豫着要不要拿出石板和对方交流。

这只怪明显不只模仿声音,它是说话的。

然而小孩突然间停住,面容微微扭曲,发丝根部竖了起,像炸『毛』一样,只是它的头发长,看起很滑稽。

它小声说了句“再见”,转头也不回地钻出茧外。

蜘蛛一头雾水,追出去时怪的影已经消失在林间。

直到片刻后,黑雾和未眠一同回,蜘蛛才知怪为什么突然离开。

原它也害怕黑雾……不对,怪们都怕他。

蜘蛛快步迎上,接过黑雾手里未眠的衣服和『毛』巾。

『毛』巾还是湿的,未眠让它先挂在树枝上晾一晚。

蜘蛛应声照做,一边“呜呜”几声,告诉黑雾刚才有怪过又离开的事。

黑雾并不惊讶,脸上也有多余的表,径直带着未眠去休息。

蜘蛛猜不准这是意思,但黑雾说什么,它便也不管了,挂好『毛』巾回到茧中。

两人睡觉的地方早已额外铺好了一层干草,未眠打了个哈欠,泪朦胧地躺下。

减了一件衣服,外套里面骤然空『荡』『荡』的,他还有点不习惯,拉紧衣领靠黑雾怀中。

他虽然很困,脑子里却还一直想着回之前发生的事。

黑雾帮他热『毛』巾擦体,然后……他们就回了。

未眠怅然若失,又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绪,明明黑雾对他那么好。

他盯着黑雾近在咫尺的脸,甚至想再咬他一口。

黑雾察觉到未眠的异常,伸手过碰了碰他的侧脸:“不困?”

未眠抓住他的手,过了一儿才支支吾吾:“不是……”

他一边用指尖轻轻蹭过黑雾的掌心,意有所指:“我……我有点冷。”

说完这句话,未眠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

他耳根通红,却有松开黑雾,鼓起勇气:“你是怎么……把水弄热的?”

黑雾有回答,未眠很快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在逐渐升高。

掌心以外,体其他地方的温度又是正常的。

未眠将黑雾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蹭了蹭,黑雾顺势往下,抚过他的颈侧和锁骨。

这时候未眠又忍不住想退缩,然而黑雾不给他反应的机,解开了他外套的扣子。

发烫的掌心贴上皮肤,未眠心跳得很快,搂住黑雾的脖颈像在撒娇:“阿藤。”

黑雾顺着他的脊骨往上『摸』,低声:“你不冷。”

骤然被他拆穿,未眠脸上更红,挣扎着推开他。

黑雾根本不允许他有所逃离,轻松将他制住,一边拉起茧衣『露』出大片皮肤。

了茧衣的束缚,黑雾更加随心所欲,沉的气息洒在:“喜欢?”

未眠埋着头不说话,直到呼吸不畅才抬起头,用力咬了他一口。

被咬过的地方依旧有留下任何印记,未眠抿了抿唇,小声:“你亲亲我。”

黑雾顺着他的意,凑过亲了亲他的嘴唇,还有脸颊。

未眠又说:“要亲角……”

于是他的帽子摘了下,羊角被不断亲吻,无比温柔和怜爱。

似乎他提任何要求,黑雾都满足。

不多时,未眠沉沉睡去。

黑雾为他整理好衣服,轻柔将他抱怀里。

远在树林的另一端,几个人正拖着疲惫的体赶路,手里都拿着几个布袋子,里面装得满满。

他们一路到安全地带,才敢停下休息。

“就在这里歇一晚吧,”其中一人用布条紧紧缠住手腕的伤口,“明天不去了,把这些交了再说。”

袋子里装的都是『药』材,他们刚从林边的采『药』区回,差点被一只巨大的树蛇吞肚子里。

他说话间看向另一个高个子,明显在征求他的意见。

高个子的状态看着比其他几人好很多,仿佛有与众人经历同样的危险,上的衣只是沾了一点泥土,并未受伤。

他靠着树干站立,居高临下地点点头,伸出一只手招了招:“先把东都拿,我清点清点。”

几人默默对视,在彼此中都见到了积压许久的怒意。

高个子是负责看守他们的游牧者,每次说是清点,际上都扣走很大一部分。

他们早有反抗的心思,可惜高个子采『药』的时候虽出力不多,异却比他们都要强。

而且他们这几个组队之前并不相识,有两人还有自己的同伴在别的队伍。

最终几个布袋还是依次交到了高个子面前,高个子直接拿走两个分量最多了,其他几个袋子敷衍看了两,摆摆手:“行了。”

他将扣留下的『药』材放在侧后方,从衣口袋里翻出一根肉干。

其他几个人都吃晚饭,这时候也再有精力去寻找食,只好饿着肚子闭上,不去听高个子弄出的动静。

片刻后,高个子惊怒的声音传:“我的『药』材呢?”

几人睁开,面面相觑,都不知发生了什么。

高个子脸『色』难看,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一字一句:“我刚刚放在这里的,两个袋子,现在只剩一个!”

另一个竟在他皮子底下不翼而飞。

然而其他几个人除了将剩下的『药』材收好,一直坐在树下根本有动过。

高个子上前几步,抓住离他最近的一个人的衣领将他提起,恶狠狠:“是不是你?刚才只有你在我旁边!”

“不是我……”那人急急地反驳,“我在睡觉,你不信问他们……”

高个子见他脸上的神『色』不似作假,上也的确有丢失的那袋『药』材,正要继续『逼』问,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嘲讽:“蠢货,自己的东都看不住。”

他勃然大怒,立刻丢开手里的人转:“你说什么?”

“啊?”被他看着的人连连否认,“不是我,我有说话……”

另外两人也摇头,都说不是自己。

可刚刚的确有个声音,还很熟悉。

几人回忆起,都以为是除自己以外,两人中的其中一个,但不确定是谁,便都有主动开口。

高个子的目光如同毒蛇一般,在他们的脸上挨个扫过,看谁都像是偷了他的『药』材,骂了他还不承认的人。

他冷哼一声,让几人去空旷的地方站成一排,手里不准拿任何东,随后独自在附近寻找。

这时,又一个声音咬着牙骂:“一群用的东。”

声音被刻意压低,却还是十分清晰地传入几人耳中,唯独高个子听见。

这回是高个子的声音。

他们不知那袋『药』材为何不翼而飞,高个子现在闹这一出,说不定是装的,为的就是借机再扣剩余的『药』材。

几人脸上都不约而同『露』出愤怒之『色』,但终究有所顾忌,暂时有发作。

高个子一无所获,憋着一肚子火到几人面前:“都看着我做什么?”

他这时终于隐隐觉出不对劲,回头看了一『药』材丢失的地方。

要真不是他们偷走了『药』材,那又是谁?

“什么鬼地方……”高个子环顾四周,神『色』惊疑不定,他催促众人,“赶紧走,别留在这里。”

高个子有索要剩余的资,倒让几人感到意外。

他们略微迟疑,还是顺了他的意思,收拾东匆匆离开附近。

直到第二天一早,那袋丢失的『药』材出现在未眠几人休息的树林附近。

也是文越发现的,他起得最早,打算先去附近寻找食,就在不远处发现了装满『药』材的布袋子。

袋子表面干干净净,封口处用软枝条绑紧,像是有人刻意摆放在树下。

文越一开始不敢轻举妄动,最后打开袋子看清里面的东,即目瞪口呆。

昨天是半截烟熏腿肉,今天是满满一袋『药』材,这两件事加在一起绝不寻常。

文越将发现的『药』材给未眠看,心里有一个猜测:“不是……给你的?”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与未眠有关。

最新小说: 白月光她和暴君he了 圣父系工具人 魔尊被假哭包攻了 我在西幻当文豪 垂耳兔总裁怀了我的崽[女a男o] 我和反派的高危日常 穿书后被两个猛A盯上了 和离后,怀了皇帝的崽 假千金和真公子HE了 穿成穿书女主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