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未来做怪物之母 > 第55章 第55章天使之枪

第55章 第55章天使之枪(1 / 1)

这片羽『毛』漆黑的夜『色』里闪烁着莹白的微光, 看上去梦幻而圣洁。

一秒,破空之声瞬息而至。

一支漆黑森冷的长|枪从天而降,贯穿了魏以冬的身体, 将他牢牢地钉了地上。

魏以冬艰难地伸,目光僵硬地移向翟叶。

“翟……叶……”

翟叶跌坐地上,愣愣地看着他, 泪水模糊了眶。

他又变回了去的模样, 脸『色』苍白而英俊, 神麻木而痛苦,仿佛之前那穿透的弹孔只是她的错觉。

一道宽大的阴影落到翟叶的头顶,她抬起头, 看到圣洁美丽的天使正缓缓挥展羽翼,静静悬停她的上空。

它的羽翼蓬松而庞大,遮挡了这片黑夜里唯一的光亮。

“你不是很喜欢他吗?”天使垂眸看她,碧绿的眸清澈而纯净, “为什么不救他?”

郁枝默默看着徒劳挣扎的魏以冬, 识趣地有说。

她觉得,天使可能真的有认她,或者说,有把她看作是“特别的”, 那她也装不认识就行了,毕竟翟叶这里……

不,如果真的不认识她, 那它为什么要攻击这个冒牌魏以冬呢?

似乎有注意到郁枝一般, 天使微微俯身,专注地俯视着翟叶。

明明是这样温柔亲的姿态,偏偏又让觉得高不可攀、遥不可及。

那双剔透的碧眸有分毫类的情感。

翟叶跪坐地上, 怔怔地说:“因、因为……他不是以冬……”

天使神『色』柔:“他是。”

他微微挥动羽翼,被长|枪贯穿的魏以冬次挣扎着向翟叶伸。

“翟叶……救……救我……”

“你看,这是他的模样。”

天使微微侧眸,视线落到魏以冬的身上。

又一支长|枪从天而降,刺穿了魏以冬的额头。

“啊啊啊啊——”

鲜血喷溅而,魏以冬无法动弹,发撕心裂肺的惨叫。

“你,这是他的声音。”

天使垂眸,怜悯地看向翟叶。

“这不就是你想见到的吗?”

翟叶瞳孔放大,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对他了……”

“可是,”天使无动于衷,依然温柔地注视她,“如果他不是你的以冬,你又为什么要为他求情呢?”

“我、我……啊……啊……”

翟叶神『色』仓惶,浑身颤抖,泪流不止,看上去快要崩溃了。

郁枝终于叹了口气:“放她吧。”

天使到她的声音,身躯微不可察地轻颤一,接着慢慢抬眸看向她。

这一次,那双碧『色』的眸终于染上了特别的『色』彩。

翟叶濒临崩溃,早已沉浸悲痛中无法自拔,并有注意到天使的神变化。

“你已经实现了她的愿望,她也付了相应的代价,必要继续这笔交易了吧?”

郁枝面『色』冷淡,做一副完全不熟的样子。

“她已经不会许愿了,请你离开吧。”

天使微眨睫,定定地看着她:“您……觉得我做得不对吗?”

郁枝:“……”

天使为什么要问类这种问题啊,而且为什么要用“您”这么恭敬的称呼,这个不耻问的姿态好像不太对吧?

一到“您”这个称呼,郁枝的心情顿时复杂起来。

虽说天使及时现为她解难,但它这个样子摆明了是认识她的,这对她来说可算不上一件好事。

这次蔚白筠、萧灼陆邱都,一旦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发现她天使是旧识,她这次就完了。

郁枝想起这里还有个翟叶,她生怕翟叶察觉异样,立即用余光扫视这个可怜的女『性』。

好翟叶此时已经精神恍惚,压根有到他们的对。

郁枝移开视线,语气透刻意的敷衍:“我的意是,我们现已经不需要你了,你去找一个实现愿望吧,谢谢。”

她的冷淡显而易见,天使一瞬不眨地看着她,底闪一丝悲伤与失落。

她果然不喜欢它。

所以才会隐暗处,努力地与它保持距离。

“但是,我还有取走她的代价。”

天使垂睛,目光恢复柔平静。

郁枝:“她的代价是什么?”

天使如实回答:“她未来的五十年寿命。”

郁枝微微蹙眉:“会不会太长了?”

天使微怔:“那要多久才好……”

郁枝:“少点儿吧,一年怎么样?”

如果此时还有第二个大脑清醒的类场,一定会被他们的对惊掉巴。

看起来神圣不可侵犯的天使居然郁枝讨价还价,更离谱的是天使居然还认真地考虑了她的提议。

天使碧眸微移,看上去似乎有为难:“一年太少了,会反噬到我的身上……”

反噬?那的确不行,怎么说也是她的崽。

郁枝想了想:“最少是几年?”

天使静静回答:“二十年。”

二十年啊。

虽然有点对不起翟叶,但这毕竟是她自愿付的代价,其他相比,失去二十年寿命已经算是打骨折价的结果了。

“好吧,我问问她。”郁枝走到翟叶面前,向她伸,“你还好吗,能不能站起来?”

翟叶依然怔怔地坐地上,神『色』恍惚,脸上泪迹未干,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看得来,她今晚受到的刺激很大。

郁枝只得抓住她的,试着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翟叶浑浑噩噩地看着远方。

突然,她睁大睛,声音缥缈地呢喃一句。

“以冬?”

郁枝:“???”

她立即扭头,循着翟叶的目光望去——

又一个魏以冬,从漆黑的高楼走了来。

“翟叶,你怎么又哭鼻子了?”

那个魏以冬一边慢慢走近,一边痞里痞气地声笑道。

郁枝:“……”

她立即望向被长|枪钉住的男——

这个魏以冬仿佛失去了生命力,已经迅速化为一具腥臭的腐肉。

……最麻烦的情况现了。

郁枝深吸一口气,抬眸扫了上空的天使一。

天使对上她的视线,碧『色』眸意识流『露』无措的情绪。

“蔚队,异常那里!”

蓦地,远处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

郁枝不用猜也道是蔚白筠带着调查员追来了。

这群速度还挺快。

她看了天使一,天使仿佛心领神会一般,猛地挥动羽翼,升至高空,瞬间将远处正向建筑群赶来的众目光全部都吸引到了空中。

与此同时,郁枝立即躲进距离最近的一栋大楼里,找到电梯,一直上到最高层。

不能被他们发现自己也这里,否则他们一定会怀疑,为什么翟叶天使都此处,而她却相安无事。

她进入最高楼层,来到视野最好的一扇窗前,将自己隐藏黑暗中,然小心谨慎地看向窗。

茫茫黑暗中,蔚白筠带着大部队赶来了,这次除了陆邱,还有萧灼他的属。

郁枝:“……”

好家伙,还好她躲得快。

天使展开宽大的羽翼,静静地停空中。

他的方,翟叶依然精神恍惚,她慢慢站起来,身旁的魏以冬并排而立。

“翟叶,你那里做什么?”

武装员距离翟叶十米远的地方停了来。

蔚白筠从群中走来,目光冰冷,凛然锐利地盯着翟叶。

翟叶『露』一个虚渺的笑容,轻声道:“蔚队,陆哥……以冬回来了。”

陆邱微微皱眉:“翟叶,那不是以冬。”

翟叶笑了起来:“陆哥,你傻了呀……这当然是以冬,你,他还会说呢。”

说着,她捏了捏“魏以冬”的心。

“魏以冬”侧头看向她,嘴角扯动,『露』一个温柔的微笑。

“翟叶。”

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翟叶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你们啊,这不就是以冬的声音吗?”

萧灼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从腿侧的枪套里拔枪:“她已经变成扭曲者了?”

蔚白筠:“还不确定。”

“但她旁边的那个东西,”萧灼语气沉静,“一定不是类吧?”

蔚白筠冷笑:“肯定不是。”

得到蔚白筠无比肯定的答复,萧灼举起枪,瞄准方向,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子弹穿透黑暗,『射』中男的胸腔。

魏以冬身形晃了晃,鲜血从胸前缓缓流。

翟叶微笑着握住他的:“事,以冬……你不会死的。”

被她称为“以冬”的男众的目光溃烂溶解,转便变成了一具腐败的血肉骨架。

蔚白筠的脸『色』越发冰冷。

能够对这样的“魏以冬”『露』微笑,看来翟叶已经转变成功了。

这就是那只异常的能力。

她抬眸,看向漆黑的夜空。

散发着神圣光芒的天使正悬浮巨大的冷月,神『色』柔,静静地俯瞰着这一幕。

“『射』击!”

随着蔚白筠一声令,众多武装员立即举起枪,齐刷刷瞄准高空中的六翼天使,对它发起疯狂的扫『射』。

子弹密集地飞『射』而去,几乎要将夜空淹。天使一挥羽翼,卷起狂风,顿时便将冲来的子弹刮得七零八落。

“换武器。”

蔚白筠沉着指挥,站她身一排的武装员闻声停,转身从方抬提前准备的型机|枪。

隐藏高楼里的郁枝顿时微微睁大睛。

普通子弹天使还能躲一躲,但这种程度的热武器……

如果一直不停地连续『射』击,迟早会把天使的翅膀打穿。

她突然感到了形势的严峻。

倒不是担心天使会折这里,只是这样去……今夜必然会现大面积的伤亡。

就她索对策的时候,一直立原地的翟叶慢慢有了反应。

她看着站对面的众,突然灿烂地笑起来。

“以冬……”

“你又来找我啦?”

她笑着说道,目光所及之处,突然凭空浮现一黑『色』的物质。

这物质像尘雾一样凝结一起,逐渐形成类的轮廓,接着生鲜红的皮肉,迅速变成魏以冬的模样。

越来越多的魏以冬现高楼之间,他们从四面八方走来,脸上挂着相同的笑容,慢慢靠近异常管理局的众。

“哇啊啊,这是克隆吗,怎么都长得一模一样啊!”

郑从灵看着越来越多的“魏以冬”靠近他们,不由惊恐地叫喊起来。

“这可比克隆邪门多了,别愣神,快点开枪!”

一旁的方欢一边举枪『射』击,一边大声提醒郑从灵。

机|枪扫『射』的声音响彻了整片天空,密集喧嚣,震耳欲聋,大地仿佛都微微震动。

天使平静地俯瞰着地面,微微泛金的发顶突然浮现一只璀璨的荆棘之冠。

郁枝一看到这只晶莹剔透的荆棘之冠,不由抬起,『揉』了『揉』眉心。

就道它会用到这一招……

荆棘之冠泛起金光,一个巨大的圆形光圈倏然漆黑的夜空上方显现。

光圈闪烁着柔神圣的白『色』光芒,瞬间照亮了整片黑暗。不同于天使自身的光芒,光圈内的辉光亮如极昼,纯白,耀,凛冽不可直视,仿佛洞察万物的天国之门。

郁枝默默叹了口气。

总而言之,虽然她的天使看起来温温柔柔……

但它也是有攻击『性』的。

*

这个巨大的光圈顿时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

众纷纷抬头,看向这纯白夺目的神圣之环。

“这是神的光辉,是神的指引。”

天使微微垂眸,洁白宽大的羽翼空中缓缓挥展。

耀光芒中,无数支锐利的沉黑枪尖从光环中缓缓探,锋芒毕现,地上众顿时感受到了一股无法言喻的肃杀之气。

扑面而来的、圣洁且惊的压迫力。

天使俯瞰众生,目光空静而悠远。

“从现起,聆神的福音。”

音刚落,无数长|枪从光环中呼啸而。

这长|枪势如破竹,如同漆黑的暴雨齐齐坠向地面。蔚白筠眸光一动,一道透明的球形屏障突然浮现众上空,将那从天而降的长|枪纷纷挡了面。

躲高楼里的郁枝看到这一幕很是震惊。

她一直不道蔚白筠的能力是什么,虽然之前也猜测,但她万万想到,雷厉风行的蔚白筠居然是防御系?

异常管理局的众得到了蔚白筠的庇护,勉强躲了危机。

但那被隔离屏障的“魏以冬”们就有这么幸运了。

他们的身躯被□□贯穿,脊骨与长|枪融为一体,尖锐的枪头对着夜空,发噼噼啪啪的声响。

他们正以肉可见的速度发生急剧的变化。

长|枪化为脊骨,如同挺拔的竹子般节节抽长;肌肉增剧胀大,如同丑陋的怪物般魁梧畸形。

一对硕大的翅膀冲破肌肉,从他们的背伸展来。他们从脊骨处抽血淋淋的长|枪,挥动双翼,虎视眈眈地升至半空。

这才是天使真正的大招——天使之枪。

被天使之枪贯穿的生物会成为天使的使徒,得到远超于他们自身的力量,从而代替天使类的土地上传播“神”的福音。

混战一触即发。

蔚白筠用那道透明屏障支撑着所有调查员武装员,而这也限制了他们的行动,使得他们只能站屏障内,用机|枪扫『射』空中的天使使徒。

麻烦的是,只要天使不死,使徒就不会死。

也就是说,除非有一方主动停战,否则双方必然不死不休,永不停歇。

哦,不对。

等到子弹用完了,类这方应该会落于劣势。但蔚白筠的屏障似乎能支撑很长时间,而且还有萧灼陆邱……

郁枝觉得自己从来有这么头疼。

对她来说,虽然她不想天使扯上关系,但天使毕竟是她设计的“孩子”,如果可以,她还是不希望天使落到异常管理局的里。

子弹血肉夜『色』疯狂交汇,长着雪白翅膀的怪物肆意飞行,站高处看着这个画面,有种无法言说的怪诞与混『乱』。

郁枝默默考了一分钟。

然她打开背包,从里面拿衣服面具。

最新小说: 白月光她和暴君he了 圣父系工具人 魔尊被假哭包攻了 我在西幻当文豪 垂耳兔总裁怀了我的崽[女a男o] 我和反派的高危日常 穿书后被两个猛A盯上了 和离后,怀了皇帝的崽 假千金和真公子HE了 穿成穿书女主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