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结婚后每天都想跟云守离婚 > 第65章 nbsp; 在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中,杏実才

第65章 nbsp; 在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中,杏実才(1 / 1)

迪诺觉自输了, 尤其是当他到云雀一副明明在无意间秀了恩爱、本人还一副毫无察觉并且不觉自在秀恩爱的表情时,更觉自输的很彻底。

而云雀,他直接赢在了跑线上。

迪诺也不是没过, 杏実对云雀大概可能应该是真爱, 不然忍不了他这么多年,但他完全没过,杏実竟然是从国中的时候就已开始喜欢云雀了。

这一波, 云雀在大气层, 杏実在外太空。

见迪诺一脸呆滞说不话来的样子, 云雀奇怪地问道:“你很惊讶?”了自当时知道后的反应, 云雀又可以理解迪诺这个反应了, “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也很惊讶。”

“……能不惊讶吗?!”迪诺终于反应过来, 也不地说道, “虽然我有猜过小杏可能喜欢你, 但是我怎么也不会到,她竟然从国中的时候就喜欢你了啊!”

虽然迪诺知道杏実以前也是并盛中学的, 但这一点他确实从来没考虑过。云雀还在并盛中学的时候, 迪诺常去找他,可他从来没有见到云雀边现过杏実。

“哦,”云雀反应平淡, “可能这就是念过国中的好处。”

“不要说的好像我没念过一样!”迪诺不满地抗议, “我也是上过学的,只是我上到一半因为我老爸生病所以退学了而已, 我和斯夸罗还是同学呢!”

“有什么用吗?”云雀漫不心地反问道,“斯夸罗是个男的,而且还去瓦利安追随xanxus去了。”

迪诺:“……”

他今天不是来给云雀补课的吗?为什么会接连受到这种暴击伤害?

而且,给他带来这种暴击伤害的不是别人, 正是他这个除了实力强大之外又以“孤寡”闻名整个mafia界的学生,云雀恭弥。

从刚才到现在,云雀说的话虽然不多,但是句句都直中要害。迪诺沉默片刻后说道:“我还是觉很不可思议!如小杏从国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那她藏的也太好了!平时她跟你在一的时候,我都没来她喜欢你!我说让她跟你结婚的时候,她还说她完全没考虑过!”

云雀不置可否,见迪诺一直盯自,他语气迟疑问道:“你觉这是我的问题?”

“那不然呢?”迪诺难以置信,“你竟然还这么问!要知道小杏之前可是差一点就辞职了!”

等等,或许这招就叫以退为进?

云雀抬眸迪诺,『色』平淡语气从容地说道:“我说过了,我是不会让杏离开我的。”

迪诺恨提不成刚地教育云雀:“你能留住小杏是因为她本来就喜欢你,如她不喜欢你呢?你觉你还能留住她吗?”

云雀不以为然:“你说的假设不成立,杏就是喜欢我,没有离开我,还跟我结婚了。”

迪诺:“……”

他怎么又被秀了一遍啊?!

“……要不我还是说点正事吧。”

“你找我还有什么正事吗?”

“你今天一定要让我受到多重伤害吗?!”

***

杏実开完会到顶层,就到草壁正在跟罗马里欧聊天。见到她来,罗马里欧笑跟她打招呼:“云雀太太。”

杏実微微一愣,随即也笑了来:“罗马里欧先生怎么也这么叫我了?”

“毕竟你现在是云雀的太太,总不能像以前那样叫你了。”罗马里欧一本正,“这个称呼听来正式一些。”

有了草壁天天管自叫“夫人”,杏実觉她已没什么称呼不能接受了,甚至还非常适应。她点了点头:“这么叫也行。对了,罗马里欧先生在这里,是不是迪诺先生来了?”

“是啊,”罗马里欧点头,“我昨天听草壁说云雀自从结婚后天天打卡上班,还有点不太相信,现在我信了。”

感觉云雀不是来打卡上班的,他是来打卡陪老婆的。

草壁了眼云雀办公室的门:“迪诺先生来了有一会儿了,进去就没再来。”他问杏実,“你要不要进去跟迪诺先生打个招呼?”

杏実抬手腕了眼时间,又核对了下自接下来的工作,委婉拒绝了草壁的提议,“不了,等一下航空公司那边有人来做资料交接,我过去一趟。”

罗马里欧有些惊讶:“我怎么感觉,你跟云雀结婚了,还是这么忙?”

“就是说,”草壁也了眼时间,“这都已快十一点了,等交接完都下午了吧?你中午不吃饭了?”

杏実思索了下:“等工作完再吃吧,资料交接我必须要在场才能放心。”

“尽职尽责的云雀太太。”

“你就不要打趣我了吧?”

三个人正说,云雀和迪诺就一前一后从里走了来。听到开门声,三个人一了过去,然后齐齐陷入了沉默。

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在里干了什么,云雀的表情来茫然中带一丝震撼,震撼中又透一股沉思,整个人来有种升华了的感觉。

杏実从来没到过云雀的脸上『露』过这样的表情,但是她觉这个表情似曾相识,应该在别人脸上到过。她认真注视云雀,在脑内搜索这个表情到底在哪里见过,了半天终于来:这不就是平常不学习、期末拿预习当复习、结恶补了一通之后学的似懂非懂没能完全消化知识系统的某些学渣么?

这么一,迪诺一脸的麻木和浑的生无可恋就可以理解了。这是对学渣的考卷努力给还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他考到及格的绝望的老师。

视线来在云雀和迪诺的脸上扫了几遍,杏実越发肯定就是这么事。她不由陷入了沉思。

这对傻师徒到底在里学什么呢?

见到杏実,云雀眼睛一亮:“杏。”

走到自前的云雀,再似乎还没缓过劲来的迪诺,杏実忍不住问道:“恭弥,迪诺先生,你两个在里做什么呢?”

迪诺『色』深沉地答道:“补课。”

竟然真的是在补课,而且还是没打来、如此和平的补课!

杏実了半天都没到,这个年纪的迪诺能给这个年纪的云雀补什么课,便语气谨慎地开口问道:“能冒昧地问一下,迪诺先生你给恭弥补了什么课吗?”

气氛沉默了几秒种后,迪诺在杏実好奇的注视下如无其事地开口道:“快到午饭的时间了,等下我一去吧?”

……这个转移话题的手法太生硬了吧,迪诺先生?不像是你会干来的事啊!杏実在心里吐槽道。

如换成一般人,这个时候大概已毫不客气地揭穿迪诺了。但杏実不是一般人,迪诺明显不说,她就没再问。

而且她脑子里等会儿资料交接的事宜,甚至都没能到,一个验丰富的老司机,能给他刚刚开窍的傻学生补什么课。

她顺迪诺的话题接下去说道:“不了,中午你一就行,不用管我了,我等一下还有工作,抽不时间跟你一吃饭了。”

云雀一听,眉头不自觉地皱了来:“什么工作需要不吃饭去做?”

“不是不吃饭,只是抽不时间跟你一吃饭。”杏実认真地解释道,“我会跟同事一订外卖的,不用担心我了。”

云雀还说什么:“可是——”

杏実在了下时间后语气匆忙地说道:“我赶紧去了,先走了。”她抬手来搓搓云雀的脸,“爱你~”说完之后,她就拿提前整理好的资料,非常干脆地转走了。她穿职业套装踩高跟鞋,连背影都透一股利落感。

到这一幕的迪诺和罗马里欧目瞪口呆,草壁一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样子。他语气沉重地对两个人说道:“现在你知道我整天过的什么日子了吧?”

迪诺缓缓点头:“多少……是有些同情你了。不过有一说一,”迪诺一本正地说道,“小杏真是职场女『性』的标杆了,就算她跟你结婚了,对待工作的态度还是没有变。”他的语气里带上了几赞赏的意味,“我一直都非常欣赏小杏这种认真敬业的工作态度。”

云雀抿了抿唇,表情来有些复杂,就连发来的“嗯”听来也有些意味不明。

如说杏実是世界上最了解云雀的人,那迪诺应该就是第二了解他的了。他一听到云雀这个应,就知道他心里应该是有什么法,便转头问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不是。”

“那是怎么了?”

云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微微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才说道:“我就是觉,她不太需要我。”

“嗯?来,”迪诺顿时来了兴趣,揽云雀的肩膀往办公室里走,“你展开说说,我给你析析。”

云雀迪诺搭在自肩上的手,语气里多了几嫌弃:“手拿开,别碰我。”

“怎么,你的现在只有小杏能碰吗?”

“嗯。”

草壁和罗马里欧迪诺推云雀进去,还关上了门,心里不约而同地:车轱辘从脸上碾过去了啊喂!

进去之后,迪诺和云雀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下。桌子上迪诺带来的那个件夹,云雀的脑海中开始放迪诺刚才给自补的课。

迪诺的视线也落在了那个件夹上,他毫不犹豫地把那个件夹拿来藏在后,然后对云雀说道:“好了,现在我来说说,你为什么会觉小杏不需要你?你两个现在不是婚后热恋期吗?”

“是,但是,”云雀有些困『惑』,“她喜欢我,跟她需要我,应该不是一事。”

迪诺点头:“的确不是一事。她做了什么让你觉她不需要你吗?”

云雀用杏実曾说过的一句话来答了迪诺:“正相反,她没做什么,也不需要我做什么,这才让我觉她不需要我。”

迪诺不太理解:“你再展开说说?”

云雀思索,整理了一下自的法:“我两个刚结婚的时候我就跟她说过,如她要什么,或者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跟我说,后来我又跟她说了一次。她嘴上答应了,但直到现在,她也没让我做过什么。”

“因为小杏自就很能干吧?”迪诺析,“而且她是个很独立的人,我觉她被你锻炼的已无所不能,不需要你做什么也很正常吧?”

“所以我才觉,她不需要我。”云雀的表情来有些失望。

迪诺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云雀。

他突然意识到,自之前有个法是错误的。他在知道了杏実从国中就喜欢云雀之后,还觉杏実这些年过真是太辛苦了。

虽然一直在喜欢的人边工作,但之前的云雀是孤寡到让人觉完全没有感情线的,就算她再怎么敬业努力,到的也只是云雀作为上司份的认可。

她提辞职可能是人生规划中的一环,虽然让所有人都有些猝不及防,但她本人非常断,也非常潇洒,来完全没有留恋。只是知道了她对云雀长达十几年的暗恋后,迪诺就忍不住,她是不是对云雀死心了,或者从来就没有对他抱有过希望,所以才决定要辞职。

现在迪诺的法改观了。

可能这并不是杏実的最开始的发点,但她在云雀边的这些年,对他的影响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在不知不觉间就让他已完全离不开她了。

云雀是『性』格强势,用一种堪称强硬的手段将杏実留在了自边。但他对“爱情”的概念还处于一种萌芽阶段,所以在他两个人的感情中,杏実才是真正的主导权的掌控者。

通了这一点,迪诺差点没忍住笑声来。他也没到,不受管束的云雀竟然也有被别人主导的一天。

但到这个人是杏実,他又觉没什么好意外的了。

而且现在也不是让他笑云雀的时候,是他作为云雀的老师,当务之急是帮他析问题,解决烦恼。

跟云雀不一样,迪诺在云雀说完之后就很快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他一针见血地说道:“因为从小杏给你当秘书开始,一直都是你在给她安排工作,不是吗?”

“是,但是,”云雀很执地强调了一遍,“我结婚了。”

“我知道,”迪诺点头,“但是人的固定思维并不是短时间内就能改变的。再说了,你以为小杏连斯夸罗都挖到瓦利安去的『色』的工作能力是怎么来的?还不是你给她锻炼来的。这么多年都是你命令她,现在你突然让她命令你,她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改的过来。”

云雀略显迟疑地问道:“是我太急了吗?”

“你两个结婚才多久?当然是你太急了啊!”云雀能意识到这一点,迪诺还是十欣慰的。他又对云雀说道,“而且,小杏不主动,但是你可以主动啊。你要自去发现你觉小杏需要你的时候。”

云雀似懂非懂地缓缓点头:“这样。”

“她能温水煮你,你也可以反过来温水煮她。”迪诺头头是道地说道。

这次云雀没听懂了:“什么意思?”

“没什么,”迪诺轻咳了两声,“总之,我觉小杏对你的期待值很低,所以你稍微做点什么她都会觉很惊喜了,一点点积累来,总有她需要你的时候。”

云雀点头:“明白了。”

说的口干舌燥,迪诺端放在桌子上、他刚来的时候草壁给他送来的现在已完全凉掉的茶水喝了一口,自都忍不住在心里感动来,他可真是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

他对云雀说:“你的老师幸好是我,如是里包恩的话,他不仅不会这么仔细地给你析,还会一脚把你踢飞。”

云雀语气平淡:“不会,我很强。”

“……重点是这个吗?”迪诺差点被云雀这句话气的心肌梗塞,突然就很明白为什么杏実不愿意跟他结婚甚至下定决心就是要辞职了。

云雀没有理他。他微微低垂头颅,脸上带思考的表情。迪诺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只是到他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就往外走。

正在跟罗马里欧聊天『摸』鱼的草壁一云雀突然从里来,并且径直向自走来,还以为他逮自『摸』鱼了,顿时有些慌张:“恭、恭先生……”

“杏说的交接资料的事,你知道吧?”云雀直视草壁开口问道。

草壁点头:“知道的。”不等云雀下命令,草壁就赶紧把相关的资料递给了云雀。

自从上次云雀问过自杏実的行程,可他答不上来之后,草壁就把“关注杏実的行程”加进了自的工作备忘录里。

就像今天交接资料这件事,他也加在了备忘录里,还提前准备好了资料。

云雀拿到手之后飞快地翻阅,翻到最后一页到参交接的人员名单后,将名单递给了草壁:“照这个人数,订午饭。”

“好的,我马上办!”

给草壁安排完这件事之后,云雀就朝电梯走去,迪诺急忙跟了上去:“恭弥,你去做什么?”

云雀按了楼层后答道:“去找杏。”

迪诺顿时感到十欣慰。本来他还以为自今天填鸭式的教学云雀消化上今天,没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活学活用了。

到什么就立刻去做,云雀还是一如既往的行动力超强啊!

最新小说: 白月光她和暴君he了 圣父系工具人 魔尊被假哭包攻了 我在西幻当文豪 垂耳兔总裁怀了我的崽[女a男o] 我和反派的高危日常 穿书后被两个猛A盯上了 和离后,怀了皇帝的崽 假千金和真公子HE了 穿成穿书女主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