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渣攻失忆后替身跑路了 > 第38章 卖掉过去他连人都不要了,更何况房顶

第38章 卖掉过去他连人都不要了,更何况房顶(1 / 1)

在情绪上头的候, 接收信息的能力是会大幅减弱的,并且还可能具有一定的选择『性』。

霍城现在就是这样。

清冽干净的线透过扬器涌进鼓膜,一下两下刺激着大脑,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着电话的关系,连对面似有若无的呼吸听起来都有点缱绻。

霍城下意识地忽略那句生分的“霍总”, 假装没察觉苏闻禹客气疏离的口吻,强迫己把关注点全部集中在他打这通电话的意图上。

苏闻禹说,要上门来取落下的东西。

事实上, 这件事并不符合霍城方才的任何一种猜测, 依然让他精神为之一振。

就好像一根救命的火柴, 虽然擦亮之后只会存在短暂的光明,可至少在这一刻,让他有了一点渺茫的方。

为了表示诚意, 他当然最好是直接帮着把东西送过去,送到工作室,避免苏闻禹多跑一趟。

可是这么一来,他们就没办法单独见到面了。而且……而且如果让苏闻禹来燕郊新城, 那说不定还能再多留他一会。他这个其实很恋旧,用了那么久的厨具几次搬家都记得带上,那住了这么久的地方,也许,总存着点念想吧。

“没问题。”霍城大脑转得飞快, 迅速做下了决定。

“你什么候过来?”他一边问,一边已给盛煜川打了手势,然后推开办公室的门大步往外走,走的候脚下生风,比谈上百亿的项目还着急。

盛煜川眼睁睁看着好友被一通电话直接叫走, 简直是目瞪口呆,瞥了眼桌上厚厚一摞文件,又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满脸复杂。

“我大概——”苏闻禹刚和程承分开,从工作室回了趟家,这会坐在客厅的沙上。他低头扫了眼手机显示,说:“大概一个小之后能到,方便吗?”

他知道霍城的别墅二十四小有看顾,即便霍城在公司工作或者出差,只要说一,也能让放行,所以就没有多说什么客套话。

两个之前的关系是抹不去的事实,反都过去了,误会也说清楚了,装陌生,也没必要。

霍城先是立刻习惯『性』地点头,随后想起对面看不到,马上开口道:“方便的,随都方便。”

其实有心想让苏闻禹不用着急,路上慢慢来,是想了想,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这个候,他才恍然想起刚刚青年提到要拿的东西,是装裱好的作品。在别墅里见过的画,那就应该是——

“你说的裱好的画,是放在画室里的那吗?”

“……对,没错。”

苏闻禹一听这话,还觉得有点惊讶。霍大少平基本不进画室,没想到居然还能留意到这放着落灰的东西。

而后,他微一抿唇,像是想起什么,紧了紧在通话的蓝牙耳机,往房间里走。

霍城的心口却沉闷地一跳,有一种久违的欢欣。

那画,是苏闻禹曾想挂在家里的,画的都是他们的过去,钟楼、槐树、黄花,甚至还有……还有己。

他把这画拿回去,会不会,会不会……

空旷的地方响起没什么节奏的脚步,霍城竖着耳朵,现那边好像传来一点翻箱倒柜的动静,间不,大概只有几秒,像是在拉开抽屉关上柜门。

心态生改变并且认清己的感情以后,他真的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涩和无措,从来不知道打一通电话也能耗费那么多心神。

说一句话甚至一个字都会不觉去反复地斟酌,在嘴里囫囵过上一遍才敢讲出口,而且,他控制不住地去想苏闻禹在做什么,是什么表情,心里想什么。

那头的苏闻禹并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也没工夫了解,说完事就准备结束交流了。

“那先这样?麻烦你了。”挂电话前,苏闻禹温和地打了招呼,礼貌无可指摘。

霍城握住手机的手指紧了紧。

“嗯。”

他已到了停车场,挂断电话之后,几乎是立刻钻进了车里,然后油门一踩,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住处。

别墅里每天都有管家安排专打扫,然是整洁干净无可挑剔的,可是霍城打开了室内所有照明,站在客厅中央四处巡视,总觉得哪里有点不满意。

盆栽的位置变动过?餐桌是不是不?沙摆设和原来不一样?这是苏闻禹离开之后的头一回上门,总不能再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

他皱眉看了一会,然后转而对着镜子,开始审视己。

还好还好,虽然昨晚上基本没睡,工作半天以后看上去状态倒好了,眼底血丝淡了点,脸『色』也还可以,显得没有那么疲惫。

霍城稍微舒了口气,匆匆洗了把脸,然后整好领带。

说是一个小之后能到,现在已过去五十五分钟。要不要准备点茶呢?什么茶比较好?

就在这,外面忽然传来动静。

霍城宽阔的肩膀瞬间绷紧,心跳也变快了,可是他很好地克制住,面上依旧从容不迫,没有泄『露』一丝一毫的紧张,以最淡定的姿态打开了门。

果然是苏闻禹来了。

他今天穿了件灰『色』的套头『毛』衣,看起来整个软绒绒的,又柔软又温和,一下子让霍城柔和了脸『色』。

手上还抱着一个不算小的盒子。

“今天打扰了,霍城,这先还给你。”

这个展和想象中再次背道而驰,霍城下意识伸手接过,不禁面『露』疑『惑』:“这是……”

“你之前送的。”苏闻禹解释,语气稀松平常。

当以为己三年来都是别的替身,走的候想着精神损失费,就把这方便携带的价值连城的礼都带上了,准备变卖,还没真实施,就知道了真。

这东西里有宝石有手串,全是高价拍卖来的,每一件都很珍贵。既然没替身那档子糟心事,苏闻禹就觉得没必要那么贪心了,想着干脆借机归原主,他们两个各归还一部分东西,也算公平。

闻言,霍城从接到电话开始就产生的那种喜悦,在一瞬间消失殆尽。

他薄唇紧紧抿一条直线,怒气一下子涌了上来,又被他强行压下,沉道:“送你的就是你的。”

“太贵重,我没有收藏这的习惯。”

“那就放着看。”

苏闻禹看他固执,只好实话实说道:“我其实原本就不太喜欢,在我手上实在浪费了。”

他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

他和霍城不太一样,一直不算很喜欢太过扎眼的东西。比如那台风腾zue,配置高价值高,配『色』外饰对于他而言其实过于奢华醒目,这礼也差不多,都是个顶个的高调。

然而霍城听了,就像是被闷头狠狠打了一棍,面『色』瞬间苍白起来。

他连呼吸都急促了几分,怔忪的眼神直直地盯着面前的青年,嘴唇翕动,下意识地开口道:“你不喜欢?是,以前你没有说过……”

苏闻禹怎么不说呢?

霍城实在没想到,以前送的这礼,苏闻禹竟然完全不喜欢。

苏闻禹似乎愣了一下。

而后,他竟也点点头,承认了下来:“是啊,我不爱说这,所以不怪你。”

他好通情达理,甚至一点都不辩解,什么都不否认,还大度地表示理解,好像觉得己也有错,可是霍城却觉得像被冰水浇头,从头凉到脚,连指尖都开始冷。

他嗓子哽了一下,马上放柔语气解释道:“我不是指责你,只是你以前每次收到,都很高兴,我以为——”

闻言,苏闻禹眼神微闪,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

其实那个候,确实是喜欢的,高兴也是真的。

那是因为霍城无论送什么,苏闻禹都会喜欢啊。

就好像奢侈品有品牌附加价值一样,霍城送的礼,也有附加的价值,这种价值太高了,比什么都重要。

更何况,那都是霍城喜欢的东西。

霍城喜欢收藏宝石,收藏艺术品,收藏古董,所以买来作为礼送给他,也是一样的。

不过,现在这话说出来,也没什么意义了。

所以苏闻禹最后只是笑了一下,没说话。

可是霍城却有了从未有过的敏锐,从青年一闪而过的眼神里,立刻大概察觉了他的未尽之意。

无非爱屋及乌。

而现在,他连都不要了,更何况房顶的乌鸦?

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再回头想想,到现在为止,己送过真合心意的礼有什么呢?

他记得苏闻禹喜欢茶,所以失忆那阵子带了绿头翁回来,好像还拍下了珐琅彩的茶碗,除了这个之外呢?

好像就没有了。

认识六年了,苏闻禹对己的喜好了如指掌,平的习惯禁忌也一清二楚,他总是能让己觉得高兴。

可己对苏闻禹的了解有多少呢?又做过多少事,费了多少心思?

而且苏闻禹真的没有说过吗?

霍城缓慢地眨了下眼睛,细细回忆。

其实曾是有的。

比如那画,比如那只鸟。

可是己没有同意,他就很乖地不再提第二次了。

后来……后来就没有再说了。

霍城忽然别过脸,感受到一种席卷而来的荒唐和狼狈。

他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磨着似的,没办法再纠结这件事,干脆把往楼上带,然后生硬地换了个话题:“怎么突然想起要拿走这画?”

“参加画展。”苏闻禹边走边言简意赅地解释。

霍城今天的态度和昨天又大有不同,平和又冷静,他是来拿东西的,然也没必要给个冷脸,所以两气氛勉强还算平静。

听了这么简短的回复,霍城识趣地没有多问,问了苏闻禹也不一定会回答,于是只说了“恭喜”,走到画室门口的候,又随口问:“非卖品?”

他语气是笃定的,其实心里已有了答案,因为画上的内容他很清楚,然不可能对外售卖,可是下一刻,却看见苏闻禹摇了摇头——

“是出售的。”

霍城开门的手停在半空中,一瞬间如遭雷击。

电光火石之间,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很多画面。

刚失忆的候,他忘记了很多事,和苏闻禹从前处的大部分回忆也想不起来了,奇怪的是,有东西倒还记得很清楚,尤其是生意上的事。

医生就推测,大概是重要的事情会记得比较清晰。

当苏闻禹听了,其实能看出有失落,是很快就振作起来,抱住他胳膊,『露』出一个甜笑安慰他。

“没关系的霍城,想不起来就算啦,回忆是过去的,我们以后还可以创造更多的回忆。”

苏闻禹亲口说了“以后”。

而现在,苏闻禹已要把他们的“过去”,卖掉了。

最新小说: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心机美人总在钓我 被偏执大佬看上后[快穿] 我家大师兄爱养花 不定年龄差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 涩泽只想要结晶 薛定谔爱情 与咒灵为邻后我成了最强包租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