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成为第一只标记A的O我载入史册了 > 第39章 他想得美!我会让他主动回来的

第39章 他想得美!我会让他主动回来的(1 / 1)

“把这些东西都我扔出去!”

军部宿舍楼区, 撒西正沉着脸指使家政机器人将所有苏林安的东西全部扔出去。轰轰地重物拖拽声从楼上传来,只家政机器人背着一巨大的床一瘸一拐地从二楼下来。

靠墙站着的库里与卡琳娜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什么事。

撒西却怒气冲冲地从他们的面前大步走过。走两步, 回过头:“们来这里什么事?”

“报告长官,”库里立即一军礼,“海蓝星那般交涉出结果。海兰家的人表示愿花一定的代价赎回斯蒂芬*海兰, 但他们坚持声称芯片不在他们上。”

撒西冷笑:“看来他们受到教训。”

“……有有能,芯片真的不在他们上。”卡琳娜想想,『插』一句嘴, “海蓝星从头到尾的举动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只是短短一天,他们不能将东西藏的这么严。会不会, 中途被顾芳交其他人?毕竟顾芳说的语言特定的人能听得懂……”

撒西一锐利地扫过来, 冷声质问:“的思是苏林安骗我?”

“属下不是这思,只是有能。”卡琳娜对苏林安的感官有库里直接。

她只在办区过苏林安一次,印象中是温柔腼腆的omega。但后来听说他疯起来敢跟撒西对战且战斗力惊人, 她对这o的感觉就完全变。

“有有能由于同一种语言的惺惺相惜,顾芳会将重要的东西托付他……”

撒西的脸一瞬间黑下来。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这件事里, 苏林安当然是最疑的。

毕竟整过程除苏林安那一环其他的环节都查验过, 有芯片。那只能有一种能, 苏林安拿, 并且,出于某种目的藏起来。撒西当然知, 但是他们已经彻查过苏林安的生平。这就是一平白无故冒出来的人。与海蓝星无关,与联邦议会也无关。

既然选择相信苏林安,他非常不愿推翻之前的决定:“继续查,苏林安那边我会负责。”

库里/卡琳娜敬礼:“是,殿下。”

两人报告事情立即就要去执行任务, 库里与海蓝星的交涉有结束。卡琳娜也要重新晚膳军部的防御系统。饵已经失去作用,军部的防御系统也该重新补上。

“等等。”

两人刚准备走,就被撒西叫住。

库里回过头,撒西已经双腿交叠地坐在沙发上。清隽的脸上表情很怪异。他瞥一库里与卡琳娜:“们说我老吗?”

“啊?”出其不的一句话,两人听懂都有点傻。

“一百三十岁年纪很大吗?”撒西又问一遍。

“不大啊,怎么会年纪大?”卡琳娜的反应比库里快,她联系外面扔出去的东西她立即就明白撒西的问题,“一百三十岁对于龙族来说,殿下在成长期,很年轻。”

“对,”卡琳娜一开口,库里也立即get到思,“按比率来算,殿下是少年。”

撒西冷冷的一扫过去。

库里立即微笑地改口:“不,青年。”

“快滚。”嘴里有一句实话,撒西烦躁地直摆。

把苏林安的东西全清理出去,撒西转身回二楼。二楼那股玫瑰花的味早已经有。整空间只有清冽的雪松雨水的味。撒西在房间里转一圈,忽然转身推开苏林安的房间。

房间里能拆的东西全拆走,床都扔。

空『荡』『荡』的小房间,残留淡到乎闻不到的玫瑰花味。只不过才过去五天,房间里的味就散。撒西讽刺地勾勾嘴角,不是要分扬镳?那就永远别回来!

他要让家政机器人把这房间弄成宝石陈列室,装满宝石!

撒西转身就走,却在走到口的位置踩到什么东西。低头一看,一黑金的荷包。

打开来,里面是一截头发。

很外,不是他的,是一截黑亮的头发。苏林安的。

撒西修长白皙的指黑金的荷包翻转过来,荷包的正面镶一块红宝石。不知这块宝石是从哪儿抠下来的,血红的宝石与黑金的底『色』,交相辉映出一种独特的审。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两下,撒西忽地冷笑一声,抬就将荷包从窗户丢出去。

仙女星,同时间,比赛也正式开始。

第一场考试跟后面实『操』类别的考试不一样,总体来说偏理论。简单来说,就是笔试,一种现场直播类型的笔试。

大赛的宗旨,是选出真正义上合格的机甲师。而一合格的机甲师必须具备的资质很多,大赛只就机甲师最基本的五项做出考核。

一合格的机甲师,必须具备丰富的机甲结构的理论知识,解适用材料的属『性』和材料的锻造过程。以及机甲毁损或者故障之中如修复。虽然是笔试,但是跟传统的笔试是大不相同。

所有的题目都不是以文字描述的方式告诉,只会以虚拟实物展现。参赛者会在考试开始时全员进入全息网络。考试系统会将有问题的机甲会以虚拟的的方式摆在参赛者面前。而参赛者需要在限定的时间里找出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进行现场运行。

一考题以有不同的答案,答案不具有唯一『性』,只有一通过标准——运行成功,解答成功。运行失败,解答失败。所有的解决方案会以精力『操』控的方式在虚拟中进行实践。问题解决就算解答成功。

苏林安跟百无、雀翎、乌特四人是一宿舍。第一场考试,四人不巧地抽到一考场。

“该不会抽到同一问题吧?”这也太巧。第一场比赛一般来说,同一栋宿舍的人都会被打散分开到不同的考场,“凑在一起不容易,要合作吗?”

“能合作?不是笔试吗?”苏林安是新来的,听到都震惊。

“有什么不以?”乌特*沃伦虽然是第一次参加比赛,但是他来之前做很多的功课。对于往期的比赛影像都是反复看,“大赛的规则是不以联络外界,却有说不以合作。”

“什么思?”苏林安觉得自己的逻辑受到攻击,这年头有这样找漏洞的?

百无完全有搭理乌特*沃伦的思,她摆摆:“们商量吧,我先走。”

雀翎干脆连这句话都懒得说,直接走人。

“哎等等,等等!别急着走!”

乌特*沃伦说出这样的话不是想让苏林安留下来。苏林安能干什么?一什么都不懂的omega,他真正想要留下的是百无。这位天才少女在八九岁的时候就有作品问世,现在黄蜂9号机甲在联邦一千多星球畅销,连军部都引用。

说实话,乌特*沃伦觉得以百无的名气都不需要来参加这比赛。他不懂百无来这的义。毕竟如果赢到最后也什么收益,最多会被说夸一句‘不愧是天才机甲师’。输那才难看呢!

不过他的想法是他的想法,百无跟他在一考场,是他的幸运:“以商量一下的嘛!”

“林安哥,走。”

粉头发少女摆摆,正前方百无的身影已经消失。

雀翎则回头看一苏林安,也消失。

乌特*沃伦拦都拦不住,回头跟唯一剩下的苏林安大瞪小。

这omega之前他识到是谁,但撒西出现以后他立即就想起来。联邦第二s+级的omega,一据说连常识都有却很狂妄的omega。

在确定自己根本撩不上之后,他对拖着一累赘完成比赛完全不感兴趣:“我也先走。”

说完,跑的比谁都快。

累赘苏林安无辜地眨眨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嫌弃。

一共有二十题。

幸运的是,基本都是机甲结构和材料的问题。

苏林安目光在目录上一一略过,缓缓地勾起嘴角。事实上,苏林安的关注度自从昨晚的爆炸『性』袭击突发事件后,达到空前的高度。虽然袭击的人已经被主办方做特殊处理,看不出是谁。但众目睽睽之下,苏林安抱着一beta跟那非人类战斗的情形引爆全网。

第一战斗力如此惊人的omega!

那反应速度,爆发力,动态视力,以及经反『射』,特么身为一omega都是亏。这要是a,妥妥的会成为撒西第二。

因为这场突发事件,苏林安的直播得到空前的关注。

所有人都在期待着这战斗力爆表的o能干点人事儿,别用他那漂亮的脑袋去污染未成年天才少女。比如,赶紧自动脱离这场比赛,去军部申请破格录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淡定又茫然得仿佛一什么都不懂所以完全不害怕的傻子,将题目一一地点开。

直播的过程,题目是从头到尾对外开的。观众的视角会跟着苏林安的视角变化。

完整的机甲会展现在众人面前,而观众的视角会跟着苏林安的走动变化。关注这次大赛的观众中有不少本身就是机甲领域的人,在看到苏林安的题目以后都纷纷直呼变态。

通俗易懂的来说,就是看不出问题。

苏林安将题目一一点开。对着题目的目录从头看到尾,再从尾看到头。

看的视像外的观众都好他妈上火!

就在直播系统外的观众替他急得冒泡,恨不得透过视讯将里面傻子一样来回看的苏林安扯出来,苏林安在以三分钟破一题的速度一小时满分结束考试。

猝不及防,毫无预料。

所有人:“!!!!”

b区刷的各种[花瓶快滚]、[一轮游]、[omega回去喂『奶』]之类的侮辱『性』评论才屠屏,新的评论来得及跟上他刷题的节奏,他就已经以全绿的状态走出全息考场。

考场外,百无已经出来,雀翎是跟影子一样无声地站在一边。

三人面,苏林安开口第一句:“真幸运,题目都好简单。”

所有人:“!!!!!!”

百无好像觉得他话哪里有问题,走过来垫脚强行勾搭苏林安的肩膀:“我也是哎!”

雀翎考完就忘记题目:“肚子饿。”

“结束就能走吗?”苏林安新来的不懂规矩。

“应该能吧。”百无也不懂,她今年才十六,也第一次参赛。

但不好思,他虽然常识,但却是经过波利亚学院机甲系五位顶尖教授地狱式突击补习的s+级。波利亚学院机甲系的老师教过他的内容,只要教过一遍都会全部完整地储存在他的大脑中。苏林安也不知自己的记忆力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好,大概是宇宙辐『射』导致的吧。

“比赛规定多长时间结束?”

“168小时。”雀翎是第一次开口,他的声音很沙哑,说话有种奇怪的平仄感。就是中文特有的高低与迪奥。这强调得苏林安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人比他更熟悉。

雀翎很酷,宇宙第一酷哥都他这么酷:“等不,先走?”

“再等一下,有工作人员吗?”苏林安其实也饿,他总是饿的快:“话说,既然是168小时,换算一下就是一周时间。咱三不呆满一天关系?”

“有什么关系?”百无和雀翎很无辜地看向他。

“比如不尊重考场什么的?”上辈子考试,都会有时间规定。比如前二十分钟不准交卷什么的。

“有吗?”两人继续反问。

苏林安低头想一下,好像有。管他呢!考完他们都已经出来,难能再回去?既然回不去,他毫无理负担地想着,现在应该以安理得地赖到第二场。

“走不走?”雀翎不耐烦。

“走走走。”

所有人:“……”

三人玩儿一样的轻松,对比着其他参赛者抓耳挠腮满脑袋虚汗,全网忽然一阵窒息的沉默。

军部,二号实验室。悬浮在半空中的蓝『色』光屏中苏林安傻笑的脸如在咫尺。

“关掉。”

一声冷冽的嗓音穿过来,吓得索菲一跳。

“殿下。”

索菲赶紧关掉视讯,回头看向休息舱中黑着脸坐起来的撒西。

事实上,因为苏林安的话深刻地刺激撒西。不知是被标记的alpha也出现被标记omega的脆弱期是单纯的情绪波动引发生理变化,撒西的信息素不出料地再一次暴走。

此时身上只一件湿透的白『色』衬衫,因为被营养『液』沾湿而黏在身上,银『色』的头发也湿透,黏在身上。更衬得他皮肤苍白,嘴唇猩红。接受第一针抑制剂以后,撒西的感觉非常不好。虽然隐约暴动的信息素被安抚下来,但他的情却觉得仿佛被强行压下来的活火山。

那种激烈的怒被不讲理的埋下去,却无法平息。

索菲仔细观察撒西的身体数值,叹一口气:“如果不喜欢这样的结果,殿下以试着转换态度。”

撒西冷冷地看向她。

“或者殿下必须接受苏林安阁下离开的选择。”

“他想得!”撒西脸『色』阴沉,浓烈的仿佛滴出水来,“我总会让他主动回来的。”

最新小说: 白月光她和暴君he了 圣父系工具人 魔尊被假哭包攻了 我在西幻当文豪 垂耳兔总裁怀了我的崽[女a男o] 我和反派的高危日常 穿书后被两个猛A盯上了 和离后,怀了皇帝的崽 假千金和真公子HE了 穿成穿书女主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