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祭拜(1 / 1)

马车在宋府门口停下,看着跑远的南风和浩哥儿两个,沈易佳终究没狠下心,小心翼翼的扶着宋璟辰下车。

李氏和范明远在堂屋等他们,见他们一前一后回来,李氏一时也没发现到不对,忙催促宋璟辰先回屋上药。

宋璟辰欲言又止的看向沈易佳,结果被甩了个后脑勺。

宋璟辰长长叹了口气,垂下眼睫,一瘸一拐的自个回书房了。

明明从宗人府出来的时候还走得好好的,沈易佳哼了哼,凉凉的瞥了眼南风。

南风一僵,讪讪道:“属下去帮主子上药。”

两人这一看就有问题,李氏古怪的问:“佳佳,你们这是……”

沈易佳气呼呼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咕噜噜灌下,将茶杯重重往桌子上一拍,“咔嚓”一声,杯子从中间裂开一条缝。

“我要回娘家。”她道。

李氏吓了一大跳,要知道,沈易佳嫁进宋家两年多,再苦再累的时候都没说过这种话。

更何况,说句不好听的,沈家那种地方哪是能去的?

“佳佳,是不是辰哥儿哪里惹你不开心了,你跟娘说,娘去帮你教训他,可不能说这种话来吓唬娘。”

“咳咳,是啊,弟妹,阿辰他虽然平时话不多,但我从未看过他对哪个女子如此上心过,你……”范明远也跟着劝。

“别说了,我心意已决。”沈易佳一摆手,噔噔噔往后院走,一边吩咐:“墨鸢,帮我去收拾东西。”

“是。”

“是什么是,你这丫头……”李氏想拦下墨鸢,可墨鸢又哪里是她拦得住的?

见主仆两个当真去了,急得要追上去。

“娘,我知道大嫂为什么生大哥的气。”欢姐儿看事情这么严重,带着哭腔把事情说了:“我也没想到大嫂连敲登闻鼓会被杖责都不知道……”

李氏也没想到是因为这事,一时无奈又好笑,辰哥儿不想佳佳担心故意不说,佳佳会生气又何尝不是因为在意?

她就说沈易佳怎么会一大早带着安秀儿出门,感情也是辰哥儿安排的?

“辰哥儿也真是,当初瞒着佳佳跑去浔阳,最后她一个人追过去就应该知道有什么事都要先和佳佳商量着来,这次又……”李氏嘀咕了一句,见欢姐儿一脸自责,安慰道:“好了,你大嫂没事,娘去看看。”

“娘,可千万不能让大嫂走啊。”

“是啊,娘。”

欢姐儿和浩哥儿跟上去。

这边,宋璟辰还在上着药,听范明远说沈易佳要回娘家,心里一个咯噔,连外衣也顾不得穿上就往后院跑。

范明远忙追上去:“阿辰,你别担心,师母去……”

他话没说完,就见李氏和沈易佳有说有笑的从东小院出来,身后还跟着浩哥儿,欢姐儿和墨鸢三人,三人都抱着大包小包的。

“这……”范明远语塞,师母不是去劝人吗?这怎么瞧着更像是去帮忙搬东西的?

宋璟辰上前:“娘,你……”

李氏睨了他一眼,继续跟沈易佳说话:“佳佳,娘晚上给你做你喜欢吃的糖醋排骨。”

宋璟辰只得又去看沈易佳:“佳佳……”

沈易佳不看他,笑嘻嘻道:“谢谢娘,娘你真好。”

婆媳两个直接从宋璟辰身边走过去。

身后帮忙抱着包袱的两条小尾巴忙要跟上,被气场强大的宋璟辰一个眼神制止了。

“大,大哥。”两人齐声唤。

宋璟辰拧了拧眉:“你们要把你大嫂的东西送去哪?”

欢姐儿讪笑道:“大嫂说要回娘家,娘让我们帮她拿东西。”

“胡闹。”宋璟辰黑脸。

“浩哥儿,欢姐儿。你们两还不快点。”前方传来李氏的声音。

“哎,马上来。”欢姐儿应了一声,一溜烟跑了。

浩哥儿小声道:“大哥,你别担心,大嫂只是搬去娘的院子住。”

方才几人追进去的时候沈易佳正指挥墨鸢收拾东西。

看她来真的,李氏也急了,苦口婆心劝了半天,结果沈易佳古怪的问了一句:“你不是我娘吗?”

然后李氏就心花怒放的带着龙凤胎两个一起帮忙收拾!

“但我瞧着大嫂这次是真生气了,大哥你还是想想办法吧,不然这个家……”可能要没有你的地位了。

后面那句话浩哥儿没说出来,但他一脸的同情和恨铁不成钢,不说比说出来了效果还好。

宋璟辰觉得自己心梗了。

范明远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振作起来,你自小脑瓜子就好用,一定有办法哄好弟妹的。”

说罢,他也转身往李氏几人的方向走。

“你去干嘛?”宋璟辰下意识问。

“啊~”范明远一拍额头:“师妹回娘家,我总得去看看吧?”

第一次见过回娘家是从一个院子搬到隔壁院子的,怪新奇。

宋璟辰嘴角抽了抽,前一句还是弟妹,后一句就变师妹了。

“主子,要不你也回家?”南风小声建议。

宋璟辰:“幼稚。”

一盏茶后,宋璟辰和范明远大眼瞪小眼的坐在了正院的花厅里。

“娘,大哥也跟来了,这么冷的天他连外衣也没穿,不会冻出毛病吧?”欢姐儿趴在厢房的窗户上往外看,顺便汇报一下外面的情况。

李氏正在帮沈易佳铺床,闻言头也不抬道:“别管他,他做了错事,就该让他吃点苦头。”

沈易佳的小眉头一蹙。

李氏注意到了,心里好笑,嘴上却不客气:“虽然他刚受了三十杖,这天气也确实冷。但佳佳你放心,辰哥儿的身子骨打小就好,这个程度最多也就发个高热,病上几天。”

还,还会生病啊!

沈易佳的手指一紧。

李氏拉起她的手:“好了,这些东西先放在这,先去换身衣服,我们还得出城一趟,得赶在天黑前回来。”

当年皇帝为了好名声特许他们替宋老太爷和国公爷安葬。

但在大夏,尤其是身上担着谋逆罪,后人是不被允许去坟前祭拜的,否则会一律视作同谋。

当时宋璟辰便在他们坟前发过誓,一定会给宋家讨回一个公道,这一天终于等到了,他们当然要去,光明正大的去。

李氏提前回来已经将祭拜要用的东西准备好了,不想小两口闹了别扭,才耽搁了这么一会儿。

一共两辆马车出行,沈易佳直接跟着李氏上了前面一辆,加上浩哥儿和欢姐儿,宋璟辰只得和范明远坐后面一辆。

至于林淼淼,早上李氏担心自己会看顾不过来,便没给她请假,特地叮嘱了林邵到了下学的时间去接她。

一开始沈易佳还没反应过来要去哪,等出了城,见大家的情绪都不高,才隐隐猜到什么。

沈易佳抿了抿唇,突然有点后悔跟美人相公生气了,他心里一定也很难受!

可气都气了,要是突然不气,那她岂不是很没面子?

马车最后在一处荒山前停下,沈易佳刚穿来的时候被沉浸在悲伤中的宋家人忽略了,连送葬也没人通知她,所以这是她第一次来。

面前连上山的路都没有,沈易佳蹙了蹙眉,她在话本子里看到过风水宝地之说,多少也知道坟地很讲究这些,可这里……

转而想到当初的情况,又了然了。

“这里挺好的,安静,也不会有人来打扰。”

宋璟辰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后,沈易佳回头看他。

宋璟辰强扯出一抹笑,揉了揉她的头轻声道:“今日之事是我错了。”

他平常的衣服大都是玄色为主,很少会穿白衣。

偶然这么一穿,加之脸色又有点苍白,还要强颜欢笑,妥妥的病弱美人之感。

沈易佳:你这样有点犯规哦少年。

宋璟辰不知从何处掏出一颗蜜饯,抿了抿唇道:“祖父和父亲看到我们两个感情好,也会开心的。”

沈易佳瞥开头:“那……那我暂时原谅你吧。”

说完又觉得这样自己太好哄了,嘀咕道:“回家了再气。”

“好。”宋璟辰将蜜饯放到她的手心,“你跟娘先回马车里等一下。”

南风从马车里拿出一早准备好的锄头。

包括范明远和墨鸢在内,四个人人手一把,准备先开一条可以上山的路出来。

浩哥儿和欢姐儿也跑去帮忙。

现在是冬天,荒草都枯萎了,清理起来并不费劲,但宋璟辰背后本就有伤,又干这种需要弯腰的活,没一会儿背后就隐隐有血迹透出来。

沈易佳鼓了鼓腮帮子,钻进马车倒了杯热水,趁没人看见的时候往里面滴了一滴灵液。

祈福那次她自己用了一滴,为了救一筒又消耗一滴,这是她目前存的最后一滴灵液了。

不过还好范明远的身体已经养的差不多,她不用再往井里滴灵液,以后凝聚的都可以攒着。

更何况是给宋璟辰用的,所以沈易佳一点也不心疼。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水,宋璟辰一顿:“不用浪费……”

他的伤过几日就好了,用灵液着实有点浪费。

沈易佳眼一瞪:“我愿意的就不是浪费。”

沈易佳本就在生气,宋璟辰这个时候哪还敢再去惹恼她,忙乖乖将水喝了。

沈易佳哼了哼,将水杯放回车里,跟李氏说了一声也去帮忙。

李氏会留在车里原本就是想开导一下她,沈易佳都不在了,她也没继续在车里待着。

于是到最后全家人都上阵了。

主要就是将荒草清一下,再用锄头挖出一条路。

正干得热火朝天,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杂乱的声音,几人齐齐回头,就见一群拿着锄头,铲子或刀具的大汉朝他们冲来,约莫有二三十个。

宋璟辰和沈易佳目光一凛,下意识将欢姐儿几个挡到身后。

人群很快就到了近前,不等宋璟辰开口。

带头的壮汉就憨笑着挠了挠头:“宋大人,是你们啊。那个,我们是来帮忙的。”

“是啊,宋老太爷守护了大夏一辈子,这种活哪需要你们自个做,你们去马车里歇着,我们来就好。”

“宋大人还受着伤呢,快去马车里歇着吧。”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然后沈易佳几人就被他们给挤开了。

几人互视一眼,都有点懵,这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沈易佳秉着不懂就问的原则,随手拉住一人。

原来李氏去买香烛纸钱祭拜需要用的东西时被人认了出来,那人猜测宋家人应当是要去祭拜宋老太爷。

一传十,十传百,最后京城的百姓们都知道了这事,还自发组织筛选了这么一队人出来。

他们起初以为宋家人明日才会来,还想着提前把这路开出来,不成想远远就看见有人在山脚忙活……

那怎么行?他们什么都没能为宋老太爷做,好不容易以身体强壮这个得天独厚的条件争取到了这么个机会,哪能让别人抢了。

于是就有了沈易佳他们看到的,一群人拿着家伙气势汹汹的朝他们冲来的那一幕。

之所以路上没遇到,也是因为他们走的是小路,而宋家马车走的是官道。

沈易佳嘴角抽了抽,她还以为是来打架的,拳头都握好了!

“宋大人,你们放心,我们都是干活的一把好手,保准把这路修得整整齐齐的。

宋老太爷给我们留下了这么一个太平盛世,以后他的路,我们开!”

“对,宋老太爷的路,我们开。”其余人齐声道。

宋璟辰心里某个地方像是被撞了一下。

这就是祖父临死前还要交代他不可累及百姓的原因吗?

是啊,他们不是不懂得感恩,只不过什么都不知道,一旦得知了真相,也会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去回报。

宋璟辰拱手深深一揖:“慎之替祖父多谢各位。”

他这般郑重,让在场的人有点羞愧。

“宋大人,快别这样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真要算起来,也是我们没有护住宋老太爷,我们对不住宋家。”一个大汉说着说着就红了眼。

宋璟辰摇头:“与你们无关。”

李氏用帕子压了压眼角,也是到这一刻,她才明白,父兄和公爹为何明知道今上多疑不容人,还要用性命去护着这大夏的江山。

只因为他们为的从来不是上面坐着的那位,为的只是这些百姓。

……

------题外话------

很多人问过为何不反?因为天下不缺有野心的人,他们若是反,别人必然也会自立为王跟着反。

最后不管成功与否,第一个遭殃的都是百姓。

为何不辞官,那也要皇帝相信他们是真心解甲归田,而不是在密谋别的。(毕竟在皇帝看来,没有人会不喜欢权势,地位。)

所以当时的宋家是退不得,进不了。

宋老太爷当初那一撞,又何尝不是早就预料到的呢?

更或许,他从先帝那要丹书铁券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这个心理准备吧。

最新小说: 豪门小可怜是满级天师 七零年代漂亮亲妈 心机美人总在钓我 被偏执大佬看上后[快穿] 我家大师兄爱养花 不定年龄差 我和我自己灵魂互穿了[娱乐圈] 涩泽只想要结晶 薛定谔爱情 与咒灵为邻后我成了最强包租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