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1 / 1)

面对着蔓蔓绝望又无助的表情,符云朗一瞬间傻在了原地。

蔓蔓也没有能帮他的方法?

这怎么可能?

温小筠那么厉害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提前算到这一步?

蔓蔓很想告诉此时的符云朗,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山贼突然的主意,接头的人根本不可能提前做好准备。

“哎!说的就是你,赶紧进屋检查换衣裳!”

后面那个黑脸大胡子一把攥住符云朗的肩膀就把他往屋里撇。

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符云朗就踉跄着跌进了屋。

蔓蔓不由得惊呼出声,伸手探前就要去够。

与其到里面去送死,还不如在这里跟他们拼了!

可就在关键时刻,一把刀忽然横在了蔓蔓的脖颈上,“给我退后!不要叫我再看到你!”

另一个守卫眼疾手快的冲向前,及时将蔓蔓控制住。

黑脸大胡子祥子立刻沉下脸,“这个臭婊子要干啥?造反吗?”

另一个守卫反倒放下了刀,朝着黑脸祥子解释道:“里面进去的娘们儿是个雏儿,和别的不一样。这个丫头跟她认识,怕她姐妹进出被吓到,猜想拉她一把。”

黑脸祥子怀疑的打量着被守卫忽在身后的蔓蔓,“得了吧,真拿咱们兄弟当土鳖棒槌,啥都不懂?”

那守卫从袖中摸出一锭银子,攥在手心里,悄悄递给黑脸祥子,“怎么说也是杨家的丫鬟,怎么会有别的意思?兄弟别多想,高抬贵手,日后一起混,少不了兄弟的好。”

黑脸祥子攥紧银子,又瞥望了一眼蔓蔓,“得,知道你们杨家的都护犊子,这次也就算了。”

护卫忙笑着感谢,一手拎起蔓蔓的脖领,就把她给提拎走了。

蔓蔓想要挣扎,想要去救符云朗,但是她也比谁都清楚,目前的她没有任何办法。

此时的另一边,符云朗才勉强站稳,一道冰寒的银光就抵在了他的胸前,“脱了!”

符云朗的脸瞬间憋得通红,屋里的山贼果然畜生,当着敞开的窗户与房门,就叫人褪衣,即便不为安全,只是这般侮辱人,他都受不了。

见符云朗发愣,那大刀朝着肉里又扎进了半分。

“少他妈的矫情,不想死,就给大爷脱了!”

胸前很快洇出一团鲜红的血迹。

符云朗额头上汗都出来了,抬头狠狠瞪着那检查的山贼,眼里迸发出愤怒的火焰。

对面的山贼眉头狠狠一皱,今儿还是他第一次遭到忤逆,暴脾气一下子就崩到了头顶,“臭婊子,老子叫你脱了!”

刀尖再一挥,符云朗脖领的扣子立时被划断崩开。

一道细长的血痕也出现在了他的脖子上。

屋外排队的女子们都被这一幕吓得捂起了嘴巴。

那黑脸祥子更是被气得不行,提着刀,大步流星的走进屋里,“操她姥姥的,俺看是谁想死?!”

真到了生死关头,符云朗反而不怕了,他挺直了腰板,双眼一霎不霎的盯着攻上来的黑脸大胡子。

反正都是死,不如就跟他们拼了!

最新小说: 大概是颗核桃吧 季夏浅梦 没有人比我更懂剧情 虞兮虞兮何所谓 天命风流之魔道仙尊 唐宫的少女 没听说他超有钱啊 我在兽世靠养猪种菜致富 国师大人又追来了 沐雨潇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