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九将十八骑(1 / 1)

大梁历387年夏,梁国的西北数州遭遇百年大旱,因官府赈灾不利,致使西北数州饿殍遍野,流寇四起。

山坡上,躲在岩石后面的孙浩,看到一支数百人的逃荒队伍走远了,才不由松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人如果饿急了,那是什么都能吃的。

在连草根和树皮都被吃光的灾年,易子而食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二叔孙茂就是为了保护只有六岁的女儿孙瑶不被其他饥民吃掉,在搏斗中受了重伤,当天晚上,人就不行了。

孙浩人生中的第一次杀人,也是在那场搏斗中,并且一下子就杀死了六名饥民。

也正是靠着孙浩的凶狠,堂妹孙瑶才避免了被饥民们当成食物吃掉。

“哥,那些要吃我的坏人走了吗?”趴在孙浩身边的孙瑶小声问道。

可能是回忆起了那天的场景,孙瑶此时早已吓的小脸煞白。

“坏人都走了,小妮儿,你饿不饿?”

小妮儿是孙瑶的小名。

“哥,我不饿。”

“咕噜——”

孙瑶嘴上说着不饿,但紧接着她的肚子就响了一声。

看着懂事的孙瑶,孙浩怜惜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从身上挎着的布兜里,掏出来半块用谷糠和面粉做成的饼子,递给了孙瑶。

孙瑶看到半块饼子,虽然脸上不由露出了欢喜之色,不过她接过半块饼子,并没有马上吃掉。

而是把半块饼子掰开,并且把其中的大半又递还给了孙浩,“哥,你也吃饼子!”

“哥不饿,你吃吧!”

孙浩说完,肚子也不争气的“咕咕”响了起来。

“哥不吃,我也不吃。”孙瑶直接把饼子递到了孙浩的嘴边。

肚子已经饿的火烧火燎的孙浩,终归还是接过了孙瑶手里的饼子。

因为饼子里掺有大量谷糠,吞咽的时候不免会剌嗓子,但孙浩、孙瑶兄妹,却吃的甘之如饴,甚至连粘在手上的一点点残渣都没有浪费。

看着还在不断舔手掌的孙瑶,孙浩犹豫了一下,又打开了身上的布袋,从布袋里一张完整的饼子上,捏下了很小一块,喂到了孙瑶的嘴里。

其实布袋里还有五个用谷糠和面粉做成的饼子,每个都差不多有一斤重,但孙浩却不敢多吃。

如今他和孙瑶的身上,仅剩下这些饼子可以果腹,而距离他们要去的乾阳城,孙浩估摸着还得走上十几天。

由于逃荒的饥民太多,孙浩一路走来,路上能吃的东西,差不多都被前面的饥民们吃光了,所以剩下的五个饼子,恐怕就是他们兄妹抵达乾阳城之前,唯一能活命的食物。

孙浩拿着水囊给孙瑶喂了一些水,然后看了看天色。

感觉再有一个多时辰,天应该就黑了。

于是孙浩决定今天就在这里宿营,避免与刚才那伙饥民再碰上。

自从二叔去世后,孙浩一直尽可能避开其他的饥民,免得有饿疯了的饥民,抢夺他们仅剩的一点儿食物,甚至是抢走堂妹孙瑶。

深夜,看着已经熟睡的孙瑶,饥饿感越来越强烈的孙浩,不禁有些辗转难眠,但他却忍住没有去碰装着饼子的布袋。

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孙浩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今年十九岁的孙浩,是被二叔孙茂抚养长大的。

但孙浩并不是孤儿,他是有亲生父亲的。

只不过孙浩的父亲孙哲,在孙浩的母亲因病去世后不久,便入赘到了乾阳军的一家将门之中,把当时年仅4岁的孙浩,交给了刚刚解甲归田的弟弟孙茂抚养。

孙茂原本也是乾阳军的一名底层军官,在与匈奴骑兵的一次作战中,孙茂丢掉了一个胳膊,不得不离开了军队。

孙浩一身弓马娴熟的本事,就是二叔孙茂手把手教出来的。

乾阳军隶属于乾阳都护府,而乾阳都护府是梁国朝廷为了加强中央对边疆的控制,巩固边防和统理异族,设置的十九个边境都护府之一。

在六十年前那场“五王之乱”以后,乾阳都护府也是少数几个还能被梁国朝廷所掌控的边境都护府。

这些年来,孙浩的父亲孙哲,只在他9岁的时候,来看过他一次。

现在的孙浩,甚至已经记不清父亲的长相,在孙浩的心里,父亲早已成为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梁国西北的旱灾,并不是今年才出现,孙茂、孙浩叔侄所住的镇子,周边已经连续遭受了三年旱灾。

然而官府的苛捐杂税不但没有一点儿减免,反而还增加了几项。

这样一来,就算家里拥有两百多亩良田的孙茂终究也扛不住了,不得不带着家人开始逃荒,准备去千里之外的乾阳城投奔兄长孙哲。

结果刚离开家乡,孙茂他们便遭遇了几十个骑着马的流寇,孙茂的一妻一妾,还有两个没有成年的儿子,全都被流寇射杀了。

只有孙茂、孙浩叔侄,还有一直被孙浩背着的孙瑶,侥幸逃脱。

现在连二叔也死了,孙浩心里其实十分的迷茫,他不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办,只能按照二叔原来的想法,先去乾阳城投奔自己的亲生父亲。

可是自己的那位亲生父亲,会收留自己和小妮儿吗?

就算他愿意收留自己和小妮儿,他入赘的那家将门会同意吗?

如果他不收留自己,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加入乾阳军?

要是自己有了军饷,就能养活小妮儿了。

问题是自己进了乾阳军,小妮儿又该怎么办?

恐怕乾阳军不会允许自己带着小妮儿一起参军,真是有些伤脑筋。

就在孙浩胡思乱想之时,他的耳边又传来了那个熟悉又诡异的声音:“是否签到?”

几年前,孙浩染上了风寒,高烧不退,最后更是烧的昏迷不醒。

孙茂从几十里外的县城请来了一位名医,才救了孙浩一命。

但在孙浩清醒后,他发现自己仿佛鬼上身一般,耳边不断传来一个声音,“是否签到?”

性格一直谨小慎微的孙浩,没有把鬼上身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他二叔孙茂,而且孙浩也一直没有敢对这个声音回应过。

之后几年,这个鬼魅一般的声音,时常会在孙浩耳边响起,就算孙浩去道观里求了驱魔符也不管用。

本来就饿的十分烦躁的孙浩,在听了几十遍阴森森的声音之后,终于忍不住说道:“我签到!我签到!别叫了!”

随后孙浩耳边的声音虽然没有消失,但却不再一直重复原来的那句话了。

“年签系统正式启动!”

“恭喜签到技能:初级探查之眼!”

“恭喜自动补签到骑兵:燕云十八骑!”

“恭喜自动补签到梁山五虎将:关胜、林冲、秦明、呼延灼、董平!”

“恭喜自动补签到猛将:太史慈、庞德!”

“恭喜自动补签到猛将:颜良、文丑!”

“恭喜获得系统任务:与任何一名魅力值超过或达到95点的女子展开深入交流,奖励额外签到一次!”

孙浩耳边的声音终于消失之后,一群骑着高头大马的披甲壮汉,凭空出现在了距离孙浩不远的山坡上。

所有的披甲壮汉都是黑甲黑马,他们身上的盔甲几乎把整个人都包了起来,头盔的面罩下,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甚至连他们胯下的战马,全身也披着厚厚的马甲,并且每一匹战马都长的异常高大、健壮。

前面九人,得胜钩上的武器各有不同,或是长刀,或是长枪,还有挂着长柄狼牙棒的、挂着一对铁鞭的,九人的马鞍上则都挂着弓箭。

后面十八名披甲壮汉,武器全是两把长长的弯刀,挂在了他们的腰胯间,每人身上还背着一把长弓,马鞍上挂着箭囊和绳索。

“哗啦——”

一阵甲片相撞的声音响起后,二十七名披甲壮汉几乎同时下马,对着目瞪口呆的孙浩单膝跪地,齐声喊道:“参见主公!”

“哥……哥,他们……是……是坏人吗?”

本来熟睡的孙瑶已经被吵醒,她看到远处出现的这群披甲骑兵,被吓的说话都有些哆嗦。

孙浩紧紧抱住孙瑶,看着跪倒一地的披甲壮汉,紧张且兴奋的吞了吞口水,“小妮儿,他们好像……是好人!”

最新小说: 相府假千金重生了 囚金枝 穿到红楼前传当丫鬟 欢迎来到现实世界 祭天的白月光复活了 我是男/女主的贵人(快穿) 快穿之渣渣靠边站 快穿之红娘攻略 千回梦后谁在敲门 被迫在西幻游戏玩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