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四骑众(1 / 1)

太史慈催马缓缓上前,在距离山贼骑兵大约一百五十米外,勒住了战马的缰绳,“不知对面是哪路英雄?

我身后的三名流寇头领,与我家少爷有些交情,不知能否卖我家少爷一个面子,放了他们的几位家人?

至于贵方缴获的一切东西,他们三人愿意全都放弃。”

太史慈话音刚落,一名骑着战马的中年山贼头领,便朗声喊道:“我乃狼头山大当家吴轲。

这伙流寇不但抢了我山寨庇护的三个村子,还杀了我山寨的不少兄弟。

你几句话就让我放人,我该如何跟那些死去的弟兄交代?

何况你家少爷又是何人?

我狼头山凭什么要卖给他面子?”

大部分的山贼并不会像流寇那样,什么东西都抢。

只要周边的村庄,定期给山贼纳粮纳贡,山贼甚至会保护这些村庄,不受其他山贼或者流寇的劫掠。

太史慈沉吟了一下,继续喊道:“我家少爷,乃是乾阳军左卫第三郎将孙哲将军的长子。

不知吴大当家如何才愿意放人?”

吴轲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大声讥笑道:“当初我在乾阳城的时候,与孙郎将也有一些交情。

据我所知,孙郎将只有两位养子,你口中的孙郎将长子,又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哈哈——”

主辱臣死,吴轲这番有些讥讽的话,让太史慈的心中不由动了杀机。

太史慈随后把手搭到了弓箭上,以现在这个距离,太史慈有信心一箭射死这名山贼的大当家。

孙浩没有想到,山贼的大当家跟自己父亲也能搭上关系,还好他不是崔家的人,至少不会让自己很尴尬。

孙浩正考虑,自己是不是得出面解释一下的时候,那伙系着湛蓝色长披风的山贼骑兵中,一名异常魁梧的壮汉,突然声音激动的对太史慈高喊道:“你说的孙郎将长子,可是叫孙浩?”

吴轲这时不由扭过头,诧异的对这名魁梧壮汉问道:“沈泉兄弟,你这是?”

沈泉对吴轲摆了摆手,语气生硬的说道:“吴大当家,你先别说话,我有重要的事情要问!”

吴轲悻悻的摸了摸鼻子,虽然对沈泉的态度十分不满,但却没有说什么。

因为沈泉的打岔,太史慈的手也松开了弓箭,“我家少爷正是孙浩。”

“他在哪?可否让我问他一些事情?”

现在不止是沈泉十分激动,他身后其他十九名系着湛蓝色长披风的骑兵,明显也同样都很激动。

太史慈回头看了一下孙浩,询问孙浩的意思。

孙浩估摸着,能知道自己名字的人,不是父亲的手下,就是乾阳崔家的人,看来自己还是避免不了又得尴尬一次了。

以后得提醒太史慈,不能再报自己父亲的名号了,弄得自己好像是在招摇撞骗一样。

孙浩双脚轻轻一点胯下战马的腹部,催马来到太史慈的身旁,“我就是孙浩,不知你要问什么?”

沈泉看到孙浩后,声音都有些发颤了,“孙家少爷,你可知你亲生母亲的名字?”

沈泉的话,让孙浩不由一愣,难道这二十名系着湛蓝色长披风的骑兵,跟自己过世的母亲有什么渊源?

“亡母姓柳,名冬淑。”

孙浩的话音刚落,沈泉便已经是热泪盈眶,“少主,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这一声少主,把孙浩喊的目瞪口呆,而狼头山的大当家吴轲,脸色瞬间变的十分难看。

当天晚上,在狼头山的山寨里,孙浩抹着眼泪对一名躺在床上的中年人说道:“舅舅,你一定能好起来的。

我带你去乾阳城,找最好的名医,一定能治好你的伤。”

骨瘦如柴、脸色灰白的中年人,欣慰的看着孙浩,用十分虚弱的声音说道:“我柳冬柒在临死前,还能见到自己的亲外甥,已是死而无憾。

阿浩,把眼泪擦干。

记住,男人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原来躺在床上的中年人,是孙浩的亲舅舅柳冬柒。

当年柳冬柒是乾阳军的一名伙长,因醉酒打残了邳州牧的一名家兵头领,不得不逃去了西域。

那时孙浩的母亲柳冬淑,刚刚嫁给了柳冬柒手底下的一名什长——孙哲。

柳冬柒逃到西域以后,机缘巧合之下,救了莎夜国的大王子。

当时的莎夜国,是一个实力中等的西域国家,主要人种为白人,拥有城池十六座,有民七十万余,有兵六万。

跟随大王子回到莎夜国之后,在大王子的安排下,柳冬柒加入了莎夜国的军队,并且一路扶摇直上,很快就成为了手握三千精兵的将军。

随后十几年间,柳冬柒为莎夜国南征北战,屡立奇功,领兵灭掉的西域国家就有五个。

莎夜国也因为柳冬柒,成为了一个拥有城池六十三座、民四百万、兵三十万的西域大国。

然而让柳冬柒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拥护大王子成为莎夜国的国王之后,他这个掌控着莎夜国差不多三分之一军队的大将军,便遭遇了“飞鸟尽,良弓藏”。

就在去年梁国传统节日的除夕之夜,大量莎夜国的宫廷近卫军,突然冲进柳冬柒的府邸,见人就杀。

最终柳冬柒的妻妾儿女,全部被宫廷近卫军杀死,只有重伤昏迷的柳冬柒,被十几名亲兵带着逃走了。

接下来柳冬柒在莎夜国的军中势力,也遭到了彻底清洗。

不过很快,莎夜国的新国王,就被一群冲进王宫的刺客砍下了脑袋。

原来在多年前,柳冬柒为了培养亲信,陆续从梁国境内和西域诸国,秘密买下了数百名梁族的孤儿男童,让他们从小就接受最为严格的训练。

其中的佼佼者,组成了风雨雷电四骑众,没有被选入四骑众的,也都成为了柳冬柒的亲兵。

而冲进王宫的刺客,就是柳冬柒秘密组建的风雨雷电四骑众,还有除夕之夜幸存下来的十几名亲兵。

在为妻儿报了仇以后,心灰意冷的柳冬柒,才带着四骑众离开了莎夜国,返回了梁国。

孙浩他们遇到的那二十名系着湛蓝色长披风的骑兵,并不是狼头山的山贼,而是风骑众的二十名旋风骑。

本来风雨雷电四骑众,全都是二十四人,不过在那场王宫之战中,风雨雷电四骑众各自折损了不少人,柳冬柒的十几名亲兵更是全部战死。

除了二十名旋风骑之外,雨骑众还剩下十九名霜雨骑,雷骑众还剩下十七名惊雷骑,电骑众还剩下十六名闪电骑。

而柳冬柒这次回梁国,就是想把他多年来的心血——风雨雷电四骑众,交给他在这个世上仅剩下的亲人,也就是已故妹妹的儿子孙浩。

柳冬柒成为了莎夜国的将军以后,就派人回到乾阳城,想把妹妹一家也接到莎夜国,但却被妹夫孙哲拒绝了。

后来妹妹柳冬淑染病去世,柳冬柒还特意返回乾阳城,在妹妹的坟前祭拜了一番。

不过再之后,柳冬柒就断了与妹夫孙哲的联系,这次返回梁国,柳冬柒才得知妹妹柳冬淑去世后,孙哲竟然入赘了乾阳崔家。

拖着重病的身体,柳冬柒跟孙哲见了一面。

从孙哲那里,得知孙浩住在黑沟镇,柳冬柒立即赶了过去。

可是到了黑沟镇,柳冬柒却发现这里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废墟里还布满了烧焦的尸体。

以为孙浩也遭遇了不测的柳冬柒,顿时连吐了好几口血,身体之后就彻底不行了。

“咳咳——”

柳冬柒咳嗽了几声,继续用虚弱的声音对孙浩说道:“我已经向四骑众都交代过了,以后你就是他们新的主人。

我与四骑众虽然名为主仆,但我对他们一直以子侄相待,希望你以后能善待他们。”

除了二十名旋风骑,其他雨、雷、电三骑众的五十二人,孙浩也已经全部见过。

让孙浩震惊的是,这五十二人的战力值竟然也都在80点以上,其中还有五人,战力值达到或者超过了90点。

孙浩红着眼睛点了点头,“舅舅放心,我以后会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兄弟看待。”

“狼头山的大当家吴轲,与我有些交情,但此人不可信。

我死以后,你应尽快离开狼头山,免得被他算计。

还有,记住……记住你父……已经……已经入赘崔家,四骑众不能……不能交给……”

说着说着,柳冬柒突然戛然而止,再也没有了声息。

最新小说: 相府假千金重生了 囚金枝 穿到红楼前传当丫鬟 欢迎来到现实世界 祭天的白月光复活了 我是男/女主的贵人(快穿) 快穿之渣渣靠边站 快穿之红娘攻略 千回梦后谁在敲门 被迫在西幻游戏玩修罗场